2015年6月26日 星期五

過渡

上一篇文章竟然是一個月之前了,這一個月的空白大致上都被日常生活中的工作、報告、休息與焦慮佔去大多數的時間,慾望只能慢慢囤積,囤積到主人的臨幸,似乎才有出口喘息。

然而在夢中卻並非如此,有趣的是,最近我還蠻常夢到與SM有關的人事物。

好像區別著一個A世界與另一個B世界,而我正游走的兩個世界、兩個向度當中。
如同我的日常生活,近期也是個交接過度的時期,簡單來說我目前的工作即將到一段落,要往前邁向另外一個階段。

要從某個世界,過度到另個世界。

--這件事對我來說從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這當中包括著:整理、打包、道別、掙扎、突破…甚至是某種意義上的死亡,與再次的重生。似乎這一年的工作對我而言,行李太多、整理起來更是困難重重。其實也算是第一次有這麼多行李,嚴格來說,也是第一次與同事道別。

每次這種道別的片刻,總也讓我想起主人,想起主人是在這樣變動的生活中,少數在我身邊而不曾改變的存在。(雖然道別對我們來說十分熟悉,因為分隔兩地…)

最後,告訴自己
慢慢走 慢慢走過去 走過這樣的通道
雖然還不知道會通到哪裡
但就往前走吧。
(好像一首歌)

以上。







D/s想法整理-2:邊界感

由於上次先書寫了關於「安全感」,這次就來書寫關於相對於它的「邊界感」吧。 提醒 :在BDSM這遼闊的世界中,從來就沒有解答或標準答案,無論哪篇文章都不是正確答案,包括現在你在看的這篇。只有:最適合你(們)的答案。另外寫作的脈絡跟自己的實踐背景&個人專業背景有關,相關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