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30日 星期六

死亡&我們

昨天參加了一場告別式,算是有點遠的表哥生病走了。對我來說告別式是很溫柔、神聖和莊嚴的場合、非常貼近生命真實的場合,因此在過程中,讓我再次感受和思考了關於自己生命的事。

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想法,趁還記得把他記下來:


1【我們之間】
腦海裡闖入一些幻想,像是如果我哪天病危到往生後,我的男m們會是以什麼情況參與整個過程呢?

對我來說,他們也是我相當親近的家人(就寵物嘛XD)但告別式的祭祀順序通常都是從家祭到公祭再到朋友,可是男m們也不只是我的朋友啊~如果有機會他們是以家人的身份參加,然後又可以用跪拜的方式跟我道別,獻上鮮花素果之類的,感覺我在天之靈也會很開心的啊XDDD(突然有種歡樂感)。

再來就是如果我是生病走的,那過程中,他們會是以什麼身份陪伴我呢?如果我未來有小孩了,那我就得跟孩子們說明「這是媽媽的小寵物,偶爾會來照顧媽媽」XDDD雖然對我來說並不是困難的事,但我比較擔心,像是被公婆知道、被我兄弟姊妹知道~啊,不過如果有這個情況代表我也快掛了,這些誰知道與否好像也不重要了是吧XD。

反之,如果哪天是小寵物們先生病了,那我自己又可以以什麼角色去陪伴呢?我可以接受對方親戚的神祕眼光嗎(通常在病房的話,都有親戚在照料吧)。如果對方未來跟香草結婚,那我會是假裝成「前女友」嗎(個人蠻討厭借用這個稱呼…囧)。


2【死神】
死亡是最終極的權威、最不得不從的Dom。
最近對於死亡的權威有了更多的體會。過去,對我來說這份權威,大多都是「殘酷的、不講理的、絕對的、高高在上的」,幾年後慢慢的多了「涵容的、照料的、有界線的自由、安全且穩固的」。後來,這幾個月,更多了「溫柔、純粹」這個詞彙。

死亡常常是殘酷的,同時也是溫柔的。

從許許多多人陪伴親友往身的過程,可以看見他的溫柔。從我陪伴自己父親過世的過程,我也看見死亡如何輕巧又溫柔的到來,即使這個過程帶給我們心痛與眼淚,對我而言,這是相當真實、純粹,和愛的展現(愛常常也是包括恨的)。也許,這也是為什麼人類總是能在各種殘酷當中,萃取出意義、看見各種溫柔的原因吧。

說的有點太遠了。
我想對於死亡的反思,讓我對於自己Dom身份和權威的覺察更為完整了一些。
終極的Dom就是死亡的話,也許每一位Dom在此歷程中,也像是死神。是sub的死神,更是自己的心中的死神。而自己跟死神的關係、對死亡的覺察,也許、也許…攸關著一個Dom展現自己力量的方式。


3【狩獵】
整理一下最近狩獵的情況(咦)
小寵物 持續是可愛可愛的存在
小書僮 持續是很欠打又愛嘴砲的存在
小賤貨 暫時失蹤和從缺(?)
小便器 好奇觀察中
小騷貨 新買的騷包車,很好騎(咦 是真的車啦)



以上






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幻想故事1

**不一定有2的《幻想文1》**

一個午後,我與三位男士進入Motel。分別是我的主人,以及我的小寵物和小賤貨。
入房後,我命令小寵物及小賤貨退去屬於外面生活的衣物、身份及尊嚴。兩位跪在地上,手背在後面,渴望的眼神看著我,等候發落。

我舒適的坐在房內有靠背長沙發上,踩著黑色高跟鞋、短裙及黑色蕾絲長罩衫。主人坐在稍離我遠一些的沙發上,暗示著我可以隨意的開始今天的遊戲。

「過來跪好」我說。小寵物及小賤貨像狗狗一樣,四腳爬過來到我的腳邊。兩人的賤屌早已勃起,小賤貨等不及地用臉開始蹭著我的小腿表示撒嬌,在沒獲得允許下,開始舔我的腳背。「我有說可以享用了嗎?小賤貨」話沒說完,我用高跟鞋跟踩上小賤貨的大腿。「還記得要說什麼呢?不乖的狗狗」我邊說,邊加重腳上的力道,左右旋轉。小賤貨低著頭,吞吞吐吐的說「請、請、請公主羞辱我,請公主允許小賤貨,舔公主的腳趾……」「用哪裡舔?為什麼我要讓你舔?」小賤貨羞的頭快埋到地上,繼續說「因為我很賤、很下賤,求求公主,讓淫賤的我用舌頭…服侍主人。」我轉過頭看向小寵物,也掃視著小賤貨,像是視姦著他倆。同時將雙腿交叉翹起,說「來吧,服侍公主的雙腳。」

  兩人帶著渴望卻小心翼翼的捧著我的腳,照著之前調教的規矩,先仔細的親吻腳背,再將高跟鞋小心地退去,接著用嗅覺品嚐鞋子內部和雙腳的味道,再輕輕的、大面積的舔食和包復腳趾。小寵物和小賤貨兩人都已有相當的調教經驗,因此在技巧上算是非常熟練;但小賤貨則略顯生疏,害羞又著急的個性,使他總是太操之過急。而小寵物已開始將我的腳趾一根根地用舌尖略過、同時加重吸吮的力道,環繞著腳趾頭,一根接一根地服侍舔食。我則全身放鬆在沙發上,輕輕闔上雙眼,放開著肢體,享受這難得的服侍、享受這舌間來回的過程中,欲望與欲望間的敞開和奉獻。

  一段時間過去,主人起身,我看見他早已挺立的肉棒在我面前。不等著我多說,直接拽著我的頭髮到床上,掰開我的雙腿,直接進入我早已濕潤的下體。小寵物及小賤貨明白,這時候的他們雖然什麼都不必刻意做,只需跪在床邊隨侍,也算是他們守護公主的時刻。

  主人將我綑綁並封嘴,將我發言和行動的自由剝奪。主人並沒有多說什麼,只用肉棒一次次、用力的進入我的淫穴。「記得妳的身份」主人說,賞了巴掌,一下又一下。

  姿勢換到我與主人面對面,我的雙腳伸直。主人對著小賤貨和小寵物說「來吧」示意著,是時候給狗狗們一點飼料了。小寵物和小賤貨,一人享用著我的一支腳,跪著用舌頭服侍著腳趾,同時打起手槍。我全身接受著高強度的刺激,容易高潮的我,已經不知道來到第幾次的收縮……。

  主人又將我的眼睛用白色棉質布條矇起,這是他最喜歡的材質。視覺被剝奪的我,高潮又更加的容易……恍惚間,我依稀感覺到主人喚了小寵物(或是小賤貨?)允許進入我的身體。像是飢渴許久的野獸,被更加暴力粗魯的衝撞著……小寵物和小賤貨,也同時用賤屌進入我的淫穴和肛門「公主、公主……唔唔……」他們已情不自禁的呻吟、輕喊著。被自己的sub狂幹一向是最羞辱Dom身份的我,我已分不清楚,這是身為Dom的我被摧毀的快感?還是身為m的我受羞辱的快感?我只知道,我已在一次次瘋狂的高潮中,交出自己……與主人、與小寵物、小賤貨,一起達到意識的邊緣。


句號。











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重新思考D/s

最近遇到了一位D/s神人的網誌,加上最近的經歷,讓我在BDSM的實踐上,有了許多新的想法:


在看前輩的網誌時,常讓我想起我的前主,希爾主人。
這也許是第一次在這個網誌上提到他的名字,那是在遇到我現在的S及老公之前發生的事。
很久很久以前了(講古模式?)
分開的原因無他,是因為我遇到了老公,對當時的我來說,只有二選一的路。
於是我硬生生的從前主的身邊離開。
他的傷我可以看到,甚至已經傷到,難以隱藏的血肉模糊。
我只能逃開,然後,讓時間和空間與他日漸疏遠。
就如這個圈圈的一千一萬對主奴一樣。

時間已經過了九年,因緣際會下,我享受成為一個Dom。
但在這段時間裡,我常常想起他。

也許這代表著一個我一直不太想正眼承認的事實,
D/s關係其實跟伴侶關係的質不一樣。

伴侶關係需要的是平等關係,
而我追求和嚮往的D/s關係,是橫跨生活的、權力位階的上與下。

在實踐Dom的過程
我有時也覺得自己像在贖罪一樣(還是報應啊? 囧)
體會著對前主的傷害。
同時,也期待自己更加的珍惜我的sub們。

除此之外,也發現自己不愛繩子也是其來有自。
畢竟自己就不是B/D掛的
而不是因為懶著學習XD(就玩玩可以,但那不是我本身的東西)


昨天晚上跟老公聊到這些
他突然跟我說:
「我可能永遠都不是妳的Dom」 
我整個傻了只能在床上扭來扭去,最後吞吞吐吐的跟他說:
「可是你是我唯一一個交出自己所有、親口當面喊過『主人』、接受過項圈的人。」
老公說,「我還有下半句還沒說完」
「但我永遠是妳的S」 
嗚嗚嗚嗚嗚嗚嗚(蓋住棉被痛哭)
「所以我永遠都在欺負妳」(咦 什麼~)


目前大概是這樣







小賤貨失蹤


(圖:買給可愛小寵物的飼料XD 骨頭&愛心形狀的硬糖~)

這幾天的心情一直起起伏伏的。然後又一直下雨。

前些天跟一個新認識的可愛小賤貨有了簡單的網調
在那之前我其實因為某些事心情蠻低落的
小賤貨傳了訊息跟我說「想用身體取悅公主」
我問他,如果在我身邊,想怎麼做?
他說「幫公主擦眼淚,讓公主對賤狗的身體發洩,舔公主、來取悅公主」
我再問,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做這些事呢?
小賤貨毫不猶豫的打了這些字「心疼、擔心、難過」

覺得對我而言這樣就很滿足了。
能好好說自己感受的男人都是很珍貴的動物(淚~)

不過小賤貨這幾天整個失蹤
以他的小笨腦袋揣測大概是FB出問題之類的(扶額
至少我昨天一整天的心神不寧都是因為這個
都快貼尋狗狗啟示的公告了

「我想要一隻撒嬌的狗狗」
我可以接住你,可以讓你信任,我是有血有肉的女Dom
你的單純、你的慾望、你的奉獻,我感到珍惜。

總之
希望你快點找到我
回來等著領處罰


以上











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

期待

當彼此的期待走向分歧時,老實說,是有些難過的。
像在水中尋找腳步的方向,未知裡頭仍然是未知。
透過預測或是祈禱也許可以知道水中的石頭位置
但不確定石頭底下是堅硬的暗礁
還是漂在水上的浮石
連海都不確定自己下一刻的海浪打向哪裡。
我知道至少,現在只在這裡。

也許對海而言欲求的對象不只是屬於石頭、不只是屬於海鳥,
即使在海上面闔眼沉浮的感覺是如此舒服
即使在海旁邊生活有魚有蝦有鹽有夕陽
。。。。。。。(不知所云文體XD)

但對我而言難過只是難過,失落也只是失落;
更重要的是,怎麼再一起走,以及不傷害彼此。


有時我會幻想著自己很老很老的那天,
有你們在我身邊,
一起像現在這樣,甚至更純粹的享受彼此的身體,
偶爾還可以在榕樹下泡茶聊天XD
最後帶著這些的回憶 見證彼此的葬禮
那不是最浪漫不過的嗎?







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回到靈魂

最近聽朋友跟自己的主互動的一些歷程,常會讓我一陣鼻酸的那種感動。當中有許多的信任、欲求等等非常細膩好難言語形容的感覺,在故事裡面飄著。

讓我想起,那我們呢?

其實,也許才剛開始,一切都還在路上。身份、感受等等的,只能等待一些時間,慢慢走到位置上。

只是我也自責著自己的自私,當我自以為不在乎的說「你如果遇到其它想約的女人,也可以約哦!」好像用手揮一揮,你就可以走了那樣自以為瀟灑。但其實沒有。我只是想要避免自己,太過自嗨的一躍而下,或是目前我也只有想到這樣,才能避免我的心走了太快,說穿了就是自私。

我想,第一次我們是走了太快了沒有錯。像是已經幾乎把所有都給了你一樣。
也許是太害怕結束,太渴望佔有。卻忘了更重要的一些東西。


你的身體我已經取得夠多的東西了
接著,我想慢慢走到你的靈魂之上。
尋找對我而言更重要更珍貴的存在。





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

分辨自己

關於實踐:

是從一個巧合開始

也許是因為圈圈太小了,就很容易遇到認識的人XD
總之,約了某天晚餐見面。(在跟主人報備過的情況下)

------------
從約好時間到見面的這幾天,大概有兩個禮拜吧,都在感覺和思考關於「自己想成為怎樣的女S」這件事,簡直就是修行(揮汗)。

當然首先要先文獻探討一番,發現比較在線上的女王們好像都不是我嚮往的風格。
我不喜歡穿窄裙踩高跟鞋的感覺(以前很愛)、也不喜歡大濃妝、也不喜歡高桶的高跟皮靴。也不喜歡跟其它女主一起調教(呃…超怪),更不想收費。另外也不喜歡見血。

我喜歡輕鬆慵懶(但跟鞋還是不錯的)、喜歡讓我舒服的妝容、喜歡自己一個人玩。至於玩什麼,我應該都挺想玩玩看的,但最想試試的應該會是SP以及DS。

簡單來說,覺得自己應該是公主系的女S(哈哈)

我沒有什麼很壓迫人的氣場,也不會莫名的叫一個人狗狗然後自稱起「女王」,我也不想沒有理由的拴住另一個人(說實在的你也拴不住)。

基本上我重視的是跟你的關係,你想過來,就會過來。
我會對你的慾望和身體好奇、對你給我的渴求(看情況的)垂憐、會對你的臣服感到尊重。
也會對你的各種付出感覺開心、對你的不知所措、痛苦及興奮感到滿足。


因此就有了玫瑰公主這個名字。


---------------------------------
修行之路的推薦書XD

https://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5440400738
《妳天生就是性愛女神:喚醒愛.智慧.性能量的十堂課》

女神 背後隱喻著「神聖的性能量」。
女神 活在愛、性慾、情緒、魅力當中。
每一個妳都該重新擁抱被壓抑的感覺、情緒與性能量,
開心地愛自己、做自己、展現自己,
迎回妳的女性能量,
喚醒與生俱來的愛與智慧。
真正的妳就是喜悅與愛的源頭。

性是我們真實地看清楚、認識自己的一種方式。每個人無論男女,都擁有著男性(陽)與女性(陰)。現代社會崇拜男性(陽剛)的力量,身為男人,該如何認識自己的陰性力量,學習如何榮耀「她」,也更尊重與愛惜周圍的女人?本書作者李安妮是國際上少數同時接受過西方科學訓練及東方正統瑜珈、靈修與醫學訓練的新一代身心靈療癒專家。本書收錄極其豐富的觀念、練習方法與實例,能夠幫助女人喚醒自我的覺知、覺察力,協助女人進行意識成長,心靈開發,成為完整的自我,進而開創喜悅圓滿的人生。


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找回公主

網誌在今天換了新風貌
我想也是時候把自己最近的歷程好好記錄一下

-------------------------

2009年暑假,我因緣際會下接觸了SM,當時沒有其它的想法,只對m的角色特別有感覺,但說是什麼樣的原因,其實我也說不太清楚。只大概瞭解,我對各種被施加痛苦的情境、暴露、DS的心境特別興奮。雖然如此,但覺得自己心中並不排斥任何可能,對於S的角色與其說不喜歡,不如說只是因為懶著去學習,而沒有更多的開拓(加上接觸後也很快被我們家綁匪給綁走了這樣XD)。

會認出自己心中「公主」的角色,其實有著一連串的故事。

2017年夏天,我與我家綁匪結婚去,在冬天搬到婆家住。他家跟我家其實是非常不一樣的家庭,在他家,我常常覺得吃不飽(其實是自己太貪吃XD)覺得他家的食物很不符我的胃口,有一段時間非常懷念自己老母煮的飯菜~常常每天都弄的像要辦桌的豐富(雖然不太健康XD)。也懷念媽媽的叨念、懷念家中的各種習慣和方便。這些轉變,迫使我回去思考跟自己母親的關係--

其實我媽是一個蠻自我的人,她家在我們地方算是小有名望。但老實說我從小對這些物質上的、名望上的享受,覺得非常不屑一顧。甚至有時會覺得,就是因為爸媽這麼忙才有這些享受,被犧牲的永遠是孩子的相處時間,那我寧可不要這些。

後來,爸爸在前幾年過世。我那段時間也剛好在家,一路上陪著這位老公主從崩潰都難以形容的崩潰,慢慢的走出來到現在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我看見在她身上的力量,也因為搬入婆家而拉出的距離,看見她曾經為家庭的付出、為孩子給出的尊重、為自己照顧自己而做的各種小小又重要的事(例如偷偷去買一堆自己連穿都沒穿過的貴森森衣服~為了紓壓XD),這些都是屬於她「老公主」特質才有的。

我也突然不再那麼討厭這些曾經享有的滋養,慢慢的珍惜自己真的是被兩個超級自我的傢伙養大的這件事XD。

接著呢,忽然就又想起關於這個公主特質的一些相關故事,才發現,其實這個特質一直都在,只是需要時間把它認回來。


心裡面的故事大概是這樣
至於實踐的歷程
下一篇再寫~









常常想東想西的挑戰

最近自己的心情常常是平靜的,在前陣子四月的事件過後,也恰巧邁入了另一個漫長的寫作深淵(?)裡頭,好好面對自己和各種生命中曾經存在的關係。 那是一份要整理自己性歷史和家庭、人際、感情加上社會脈絡等等的練習,像要撰寫歷史故事或自傳一般的寫作作業,更慘的是還要自己詮釋自己的狀態。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