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4日 星期五

歸屬


  • 七月二十九

從這天開始,我有了新的身份,我是玫瑰公主的所有。

小南瓜/瓜瓜是我的名字,確認關係後,以往的不安全及不信任感漸漸的消失,生命上多了一種必須去吸收來確保自己活著的養份,即是她/主人/公主。

小南瓜是小孩子個性的那種,不管做什麼事情公主都會帶著瓜或教導,不管是生活上還是調教,所以瓜極度重視且喜歡上這個感覺,自然而然瓜的大腦和身體就妥協了,很放心...真的很放心全權給了公主,瓜也因為這樣的深層關係,也把最真實的自我給予公主。

瓜曾像個小孩躺在公主懷裡,從以前都沒有過這種美好的感覺,在旅館裡兩人就這樣子依畏著,哪怕是談天說地或談心,瓜和公主都是永遠說不完的事情,公主的動作都是那麼的溫柔,輕輕撫摸瓜的頭、臉頰和嘴唇,無比幸福,瓜很榮幸。

這段關係中,瓜一開始追求的是「歸屬感」是每當快樂了、難過了、辛苦了、受委屈了,可以有一個地方寄託任何情緒,如今我找到了,公主使我堅強也使我柔弱,總是能把瓜的每一個缺口慢慢填補,與其說是S,更像是一個心靈導師,調教時,很多時候瓜其實是害怕的甚至是並不想的,公主安撫的過程就像是在安撫小動物或是給予注入力量,讓瓜瓜去接受任何的手段或是疼痛,疼痛之後公主會再給瓜瓜鼓勵或是安慰,讓瓜瓜感受到這股力量是我們倆之間的關係,才會產生的化學反應;瓜再公主的呵護下漸漸成長,公主也在瓜的頑皮下成長(對!我們都是新手XD),這段關係對瓜來說是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就像誓詞寫的,除非死亡將我們分離,最後想偷偷在文章裡跟公主說...「對,瓜瓜文筆沒有公主好,但是....瓜瓜心裡面真正的確定了,就在戴項圈那一刻起」





公主,小南瓜愛你,我願犧牲任何的一切,使公主感到開心。




2018年8月13日 星期一

誓詞




我是玫瑰公主
很高興能遇到你

你身上的所有東西 都是公主所喜歡的
你的心 你的身體 還有你的靈魂

你知道 你即將為你自己做一個決定
這個決定是 你要交出你的所有給我
包括你的心 身體和靈魂
幾乎只留10%給自己在人類社會活動
做為保護你自己和感受你自己所使用

也就是
成為公主專屬的寵物及奴隸
公主的存在本身就是你的恩賜

同時公主將有責任
保護你不被傷害
包括那個人是你自己或是我

我們都同意在這樣的關係中
尊重對方且不做對方不同意的事
也因為這個不友善的社會氛圍
我們也必須為了對方
有適當保密的責任

一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以上這些
你同意嗎?

(掐住脖子)
從此你在我面前就叫做
小南瓜
而今天107.7.29日
就是你的第二個生日

(戴項圈)
我愛你





最近的雜絮:確認關係之後

在這段關係中,我追求的是什麼?我得到什麼?失去什麼?
在這段關係中,神想要我學習什麼?對我個人與世界的意義是什麼?
瓜瓜對我而言,是什麼樣的存在?…………

每天每天,隨著跟小南瓜更靠近,沒有一天不思考這些問題。
從論壇自介時模糊不清的「將你的慾望全然交給我」,到現在,好像已越來越清楚關係的輪廓。

***

跟一些半香草朋友解釋時,我說,瓜跟我算是一見鍾情(白話文解釋)。就像是夜晚裡清澈的湖水和皎潔的月光,沒有任何阻礙的直接穿透,就這麼開啟了我們的關係。

前天夢到,一位象徵著「另一性別的我」的我朋友,養了一隻儒艮,也就是俗稱的美人魚,跟他在水池裡面優遊。那個畫面雖然有些人工(還在海生館裡頭),但我在夢中多讚嘆那個美麗。同時有我們的老師,陪伴著我朋友和儒艮。

昨天夢到,另一位對我來說很重要的老師,陪伴我走下地下二樓,路程中撿了一套掉在半路的情緒卡,到地下二樓時我自然的,像是很常來這個地下是一樣,跟著其他人一起坐在看台,欣賞白海豚的表演。

(嗯。。。原來我養的寵物不是貓貓狗狗,是儒艮和白海豚嗎XDD?)

***

關於瓜瓜的夢:母親的死亡
死亡是什麼?如我前幾篇的文章寫過。死亡是宇宙間最終極的權威,最高的權力。死亡想奪走什麼,沒有任何人可以抵擋……也就是你最害怕、最想拋棄的東西的終極體。(只有/竟是/會是)這樣可怕的東西,會奪走最愛的母親。

如果死亡不曾到來,那有多好。
如果我們可以掌握死亡,那有多好。

可惜事與願違。

我們還無法超越死亡,但如果我們現在能一起在死亡的分身上面遊戲,應該也會是一場場有趣的練習:
身為主人的自己,很清楚自己同時是母親,也同時是死神的位置。
有時我像母親一樣涵容所有的你
也像死神一樣握有控制界線與啟動的權力
有趣的是
我成為了一個可以對話的死神,也是可以迷戀與承受攻擊的母親。
而這一切也是在我們彼此知情同意下所展開的。
「媽媽離開的那天,會是我最難過崩潰的一天…我害怕到時候,會把公主當作是媽媽。」
「這是很自然的事……而且,你現在就可以把我當作媽媽了。」

孩子的討好,像是聽話乖巧、獻殷勤、懂事成熟……所有我開心的事,瓜瓜都願意做。(共時性:火車上的警報器響了,發生什麼危險的事?)而所有能讓我開心的事情當中,最原始、最本能、最極致的歡愉,我想莫過於身體上的快感滿足,就像是生產高潮…第一次用自己的身體,帶給母親的高潮一樣,如此的本能與原始。母子/父女間的法律禁忌,除了禁止的意味,也代表著,這是每個人午夜夢迴最深的渴望(其他例如像是「破壞」、「偷竊」、「殺害」……等等),只是有沒有去意識他而已。

***

接著,換成我要問我自己,這個關係我滿足了什麼?
也許是……在清楚的狀態下,成為承接孩子/寵物/奴隸的存在。
除了承接,也有藉瓜瓜滿足自己各種慾望的需要、看著你就很開心的需要、帶領與養育的需要。(寫到這兒就睡著了,為什麼呢?)

因此,什麼事情能讓我達到滿足,就沒有那麼重要。因為只要活著,就有各種無止境的需要。
也就是,「進行些什麼樣的調教」一直都是我放在次要的問題(雖然也很重要)。
也許更重要的是,可以想想:我們的關係,想往哪裡前進?

***

至少,目前在我們之間最清楚的,是想好好愛著彼此的寵物/主奴/等等其他關係
當你抱著我說我愛你的同時
當你親吻我臉頰的同時
是我最開心的時候
(第二開心的時候是我用力幹你&踐踏你的時候)

而你挫折、悲傷、難過時
是我最最最不捨和心疼的時候

多想讓你不再經歷這世界的苦痛
多想讓你在山和海間自由敞開地奔跑
不再有你年紀不該承受的困惑與寂寞
超越像是未知的深谷、像是深夜的森林、像是無聲無息無光亮的黑暗與孤獨
長出屬於你自己的生命意義

而這些歷程
願我
能成為陪伴你往前
照亮你黑暗之路的月光



公主2018.8.13









常常想東想西的挑戰

最近自己的心情常常是平靜的,在前陣子四月的事件過後,也恰巧邁入了另一個漫長的寫作深淵(?)裡頭,好好面對自己和各種生命中曾經存在的關係。 那是一份要整理自己性歷史和家庭、人際、感情加上社會脈絡等等的練習,像要撰寫歷史故事或自傳一般的寫作作業,更慘的是還要自己詮釋自己的狀態。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