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何去何從

夢裡
我與一個男子死命的要找到一個地方做愛
到處跑來跑去 跑來跑去
但是沒有一個地方可以

有些地方看似沒有人其實卻躲了人
有些地方在維修(有人在上上下下搬著建材)
有些地方有監視器
有些地方民風純樸(國小的廁所||||)
有些地方整個都壞掉了(都荒廢了)

最後下起雨
我們跑遍了我們覺得可以做愛的空間

我們還是找不到地方洩慾

句號。

---------------
後記:

親愛的主人
問自己、問我們:「我們的性,何去何從?」











2014年9月11日 星期四

你敢不敢

因為工作的關係
常須思考各種不同類型的人際關係
因此一首歌也常試著用各種不同的視角聽
常常會有意外收穫

最近看著FB版的「告白主奴」總是特別虐心
我覺得裡頭種種的吶喊
都是SMer心中真真實實、有血有肉的吶喊
是隱微在繩子與繩子間、一次次的高潮與高潮間、每個服從與命令之間的渴求。
渴求著多(被)愛一點、多凝視一秒、多(被)擁有一秒、多(被)占有一次…
是身而為人很深、很原初、很共有的渴望。

繩子像個隱喻,纏繞著我與你。
我想到神風與神樂在十年祭中最後的繩子,也許特別動人的原因來自於「共」綁,
而不是神樂單純的被綁。


寫太晚了,總之,我想到一首歌,覺得能夠表達無從被回應的渴望:
「親愛的主人,
奴想要問問你敢不敢,如低下又無能的奴婢一般,如此癡狂的愛你、如此不顧一切地愛你?這樣膽怯無能的我,能這樣無止盡地給出愛,為何你不能?
而你又會怎麼去想我的癡狂?我的愛在你眼中是什麼?你曾正眼看過我一眼嗎?
你到底敢不敢給出一份真切的愛?你到底在害怕什麼?你到底在逃避什麼?你到底在掩飾什麼?你到底在維護些什麼?你的愛在哪裡?你到底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沒有答案的問題。
至少能確定:你敢。





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9/5十年祭:神凪演出的花癡

[9/5]在表演後的一團混亂之中,鼓起勇氣與神凪要求合照(羞),
似乎是第一個要求合照的粉絲>////<,
還用爛爛的英文趁亂告白,跟他說我超愛今天的演出,
神凪靦腆可愛地跟我握手加擁抱,都碰到他的汗了(喂)

可惜我興奮之餘沒跟神樂姊姊拍到照,覺得十分可惜

我看了9/5&9/6的演出,最喜歡的就是神凪的這場,尤其是前段的開場、後半段的綁髮、和最後兩人綁住手那裡,繩子的質感、力量、神凪的表情和肢體語言,彼此影響著,流露著非常濃的情緒…是一起痛苦、享受的愛與欲。我偷偷落了一滴淚。

但主人表演後告訴我那其實是神凪用整個身體的力量在壓神樂,回家我們還試了一下,真的頗痛的…但是能和主人一起綁著把手拉抬起來,承受著他全身的重量,其實很幸福。


然後這幾天開始很愛嚷嚷著神凪,主人都要吃醋了,附上無真相的我,與神凪的合照!!


2014年9月4日 星期四

自責

自責。

為我自己的自滿 粗心 又自卑 不信任自己的狀態感到非常非常地自責。

身為SMer的心理工作者 身為性騷擾的倖存者 身為有的沒的性經驗(相對而言)豐富的人
卻沒有發覺妳滿滿的委屈和憤怒
卻還討論起要妳如何自己保護自己

我覺得真的是羞愧又自責又難過又無奈
感到很很很抱歉

我想這種抱歉和種種的自責
的確有部分是來自於自己沒有能力好好照顧起小小我 或是現在我的情緒
我多麼希望我能有機會再次好好照顧小小我
哪怕是出聲求救 反抗或是落個淚 留點印象都好
讓她不要受傷 不要驚慌 不要難過



曾有幾個念頭想過是否我不該繼續玩SM
想過我是否該繼續思考一下我與權力之間的關係

和督導的討論 瞬間抽空
即使暖暖的擁抱也不夠撫慰

現在
只想躲回夢裡安慰






2014年9月3日 星期三

辦公室聊天的性

夜深

想起今天在辦公室聊性
女性間瀰漫著的是競爭與比較的意味
異性間混雜著的是試探與勾引的味道
團體間流動著的是原始而自然的衝動

我隨著流 流動著

不算是刻意地順著流
而是順其自然 一半半地 心之所向地前進
就這樣來到了一個熟悉而美好的地點

我在想 若不是你的開啟與邀請
我也沒有這份勇氣 拿出真實與你們互動
畢竟性 對我而言 像是火山
我了解這座火山之於產生我生命的重要
也了解火山的強大破壞能量

過了青春期
和主人穩穩地在一塊之後 我也很少讓火山活動
(寫到這裡,想到我的夢,昨天我夢到我的初戀情人因為逃避&享受而被海淹死,死的是我的愛情與最初的性...但將會誕生新的愛情與性嗎?如海邊的維納斯一般...)

或許我不應試圖用水泥封住火山,讓它不要噴發
除了很詮釋地去看到性與早期經驗的關係
也許可以讓火山變成溫泉 變成泥江
成為萬物的滋養 成為我的特點

似乎
這是SMer日常所必須處理的事件,所必須自我整理的事件之一
就是"如何拿捏與他人間談論<性>事的尺度與角度"
如何展現自己的火山?
不嚇著別人 不封閉自己 又不以毀滅或吞噬他人為目標(這反饋也常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但又能適時展現它

雖然

雖然

雖然他媽的想爆發,但又如何社會化社會化地爆發

阿 真是藝術(茶)



常常想東想西的挑戰

最近自己的心情常常是平靜的,在前陣子四月的事件過後,也恰巧邁入了另一個漫長的寫作深淵(?)裡頭,好好面對自己和各種生命中曾經存在的關係。 那是一份要整理自己性歷史和家庭、人際、感情加上社會脈絡等等的練習,像要撰寫歷史故事或自傳一般的寫作作業,更慘的是還要自己詮釋自己的狀態。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