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6日 星期四

聖誕節日常




















今天早上,香在課堂上進行這個創作。是個關於看到「自己力量」的創作。
不知不覺,在作品裡面看到了許多女性特質的集結起來的畫面。
有陰唇、乳房、嘴唇。
老實說對這件作品還是很模糊,不知道該用什麼角度觀看它,不知道是否跟香最近煩惱的事情有關,或只是想告訴香,其實我的力量來源有很大一部分是源自於性、性慾、母性等等。常讓我聯想到愛/約束/偏執/愚昧/包容/接納/無知/忌妒的母性,真的跟自己的「力量」有關係嗎?其實我還是很模糊,不過我想圖像已經讓我看到它,這樣已經足夠了。

這段跟香下午的活動真有巧合的呼應。
下午香去了松德院區見一個學姊,去了許多地方,也經過了頗有社會人文(?)的心理諮商中心。這個單位主要是以訓練精神分析取向的執業人員惟宗旨,單位的氛圍也很精神分析,好像裡頭每個醫師每個心理師都會看著我的作品,或我的人就說些很直指人心的話一般。讓我想到今天早上的作品,似乎蠻適合用這種方式觀看的;但我好像仍然不喜歡讓圖像失去自己的語言,唉,實在是有點矛盾。

對了,今天還有個意外的插曲。
學長似乎覺得香說明自己作品時感覺有點彆扭,便藉機提醒香要對性的話題open一些之類的,不然這種事會一直卡著而且大家都成人了balabala....
老實說我覺得很不以為然,在學校間的我其實隱藏了許多部分的我,彆扭其實有很多原因好嗎?我自己覺得是因為這個活動來的太突然,而且我對這個團體並沒有足夠的安全感。更何況學長其實一直是香的菜,一直以來香只要想撲倒的男人/女人總是可以得到,只是香現在已經是主人的了,沒辦法飛撲學長而已。這感覺很像一頭羊指著老虎,得意地說「怎麼不來吃我呀?你好遜哦!」這種感覺呢。








2013年12月23日 星期一

孩子

今天中午,終於提起那堆要被淘汰的玩具,想把他們拿去某處丟掉。
(至少不是丟在我家垃圾蒐集處)
想了很久,嗯,還是拿去附近的大學丟掉吧。
順便把一顆從十一月初擺到現在的水梨丟掉,其實還蠻有罪惡感的,畢竟是媽媽給的水梨。
不知道出於哪種叛逆的狀態就是不願意吃它,好像是為了不吃而不吃啊。

走到校園中,拿去某處的垃圾桶丟了它們,並期待有新的玩具加入。

香最近忙著準備個報告,是關於Paraphilia的報告(當然是自願的)。
這感覺讓我想到了好幾年前準備關於CD/TS報告的感覺,好像有點要揭露些什麼,又好像想替誰說些什麼話,能使聽的人(例如有影響力的聽眾?)感動一點點也好的熱血感覺。
默默地、一點點的做著自己可以做到東西,覺得蠻好的。
但我還不知道要怎麼組織和呈現,可能等看完一些資料再說吧。

在香的生活中,必須常跟同學分享近來跟個案們互動的狀況。
有時候聽著聽著會莫名的不悅,也常對故事中的主角們感到有點不捨。
例如在陽台上自慰的男學生被鄰居發現然後告訴家長又告訴老師之類的故事,
其實讓我想到了香國小時,禮拜三半天放學回家,最開心的就是光著身子在陽台閒晃(?)的時間。有時候自慰、有時候只是看風景(其實就只是看一片有點小的花園...)。或是沉浸在自己想像的世界中(最喜歡的情節是被眾人任意使用的家具/被黑道大哥怎樣又怎樣的故事(哈)),度過一個蠻自嗨的中午。
又如果這個孩子現在是女生,整件事情、所有周遭的人們態度會變得如何?

香希望這樣的孩子,在情慾中跌跌撞撞找到自己的孩子,能夠看到自己是那麼獨一無二的。
不要被某些可能自己也不願意面對自己情慾的大人綁架著。










首篇

第一篇文章。

其實這部落格已經難產了許久,終於寫了第一篇文章,真是萬事起頭難。
香跟彥主人對這部落格的期待,僅是把自己生活中的瑣事做記錄、以及自己對某些事反思的記錄,尤其是跟SM有關的事物。

香,25上下,女性。目前活動於北部,跟著主人四年多,興趣包山包海,但主人喜歡的香特別喜歡。

彥主人,30左右男性,興趣項目是DID與各種綑綁的故事與情節。

香和彥主人其實近來都很忙
但可能也是因為忙吧(喂),才更有動力開始這個部落格。
希望可以認識更多朋友,也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看到我們。


D/s想法整理-2:邊界感

由於上次先書寫了關於「安全感」,這次就來書寫關於相對於它的「邊界感」吧。 提醒 :在BDSM這遼闊的世界中,從來就沒有解答或標準答案,無論哪篇文章都不是正確答案,包括現在你在看的這篇。只有:最適合你(們)的答案。另外寫作的脈絡跟自己的實踐背景&個人專業背景有關,相關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