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

世界

覺得在工作的時候聽到滿到翻過去一直重複的詩歌會讓我什麼事情都做不好

倒也不是特別討厭神啦什麼的

只是覺得歌詞呀 氛圍呀 曲調呀

都有一種洗腦感 而且會覺得很不耐煩

我果然很屬世界阿XD

以上




2014年7月21日 星期一

蔓越莓之日

今天去看醫生
貌似得了尿道炎還是膀胱炎之類的東東

其實拖了一個禮拜才去看

或許是因為那份尿液流過尿道的痛楚
讓我有點沉迷

是一種既痛苦
又無能為力
又極被限制
被挑逗 挑釁 擾動
卻又被禁止的慾望

化為陰蒂的疼痛

一顆顆的藥丸
紓解的不僅是發炎
而是閹割慾望後的鎮定劑






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魔鬼與自我

  Bosch《樂園》


很久之前,看過的一部電影《撒旦的情與慾》,今天意外又看了這部片的影評
在看了性成癮之後又回味,感覺不太一樣。


引自http://daimones.blogspot.tw/2010/07/antichrist.html

『…無論如何,片中的男女都以不同方式在試圖消滅魔鬼,而正是由於他們這種消滅魔鬼的行動,他們把自己變成最可怕的魔鬼。魔鬼就是人心的最底層,也是最幽深的自我,那裡有一種以他者形式存在的集體潛意識(如Jung所說),在片中則以根部密佈屍骸的大樹作為外界象徵--她在樹下自瀆及交歡一幕,既暗示Dionysian cult,也借喻與集體潛意識的接觸--淨化這深層結構,就是仇視自我以及我的根源,跟自己割斷關係。跟自己割斷關係,結果是跟他人及世界都割斷關係(於是男女要回到Eden),然而上主的本質就是建立關係,所以當一切關係都割斷後,他們就與基督完全相反……

……《失落伊甸園》最「邪惡」的福音,是告訴你世人相信和盼望的救贖不但不存在,而且更會在追求淨土的過程中不自覺地走入地獄,而更可怕的,是這個並非信則有不信則無的宗教寓言,它一直都扎根於我們的心靈,是人類最真實的墮落史。


追求淨土的過程中將走入地獄
驅趕噩耗中也遠離福音

綠色和紅色是魔鬼的顏色
純淨的白色和相對的暗是神聖的顏色
但所有的色光加在一起才得以成就白

腦海裡出現的作品是Bosch的樂園
放在這裡 突然感覺像在歌頌 歌頌世界
而性成癮的女人也變成在導演一齣惡魔的故事

突然想想 我上一篇的心得倒也不太像心得
比較像是另一個惡魔聽到召喚的合唱
歌頌著黑暗






2014年7月18日 星期五

()性愛成癮的女人




今天去二輪片電影院看了這部片《性愛成癮的女人》上下集
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很多感覺。

我想,可以順著整部片的基調,分享自己的聯想和故事。

『兒童的性慾是多元的』我相信。喬和朋友扮演青蛙磨蹭下體那段,讓我想起了大約小三的時候,約了一些朋友來我家玩,三個小女孩對身體充滿好奇,我們開心又好奇地躲到我的浴室,觀察起彼此的乳房。哦,原來她的長那樣、她的長這樣。三人待在廁所這太容易被媽媽發現了,也就草草結束。乳頭,也想起了莫約三、四歲,我伸手玩著乾爹的乳頭,小小的動作,不知道為什麼記憶至今,或許這些都是小女孩的性回憶…有個回憶也很有趣:低年級有陣子不敢上廁所,好像是很怕有紅衣小女孩之類的吧?有次我邀了四個小男生同學陪我一起去上廁所,我找了一間進去,但沒有關門,小男生們有摀著眼睛(但透過指縫吧我想)看著我在他們面前尿尿。那感覺可能是快感吧?一種暴露的快感、被視姦的快感、被視覺填滿的快感。或許,在我小四學會自慰的那刻,早就預約了窗台前的暴露興趣、和現在暴露的偏好…這簡直是最安全又有創意又滿足又便宜(要很有想像力)又可填滿所有洞的活動。

再來小喬談到朋友B
是的,我也想起了我的「朋友B」,只是我們如小喬和B一樣,某件事之後再也不連絡了。
朋友B是我國中和高中的同學。在國高中,我們聊著她等等下課要去哪間motel找哪個男人上床,那個男人又有什麼偏好。只差沒有一起去狩獵而已XD
後來,我在高中時喜歡了一個同班的女生H,H和我很要好,我們什麼都聊;但H也有女友了,女友沒辦法在性方面和H配合。我會跟B說我有多喜歡H,好想再更接近她,大概就像愛情軍師那樣。說著說著,B也和H成了好朋友,在女校,我們聊著性、聊著女人、聊著男人,一起玩同一個B帶來的跳蛋(輪流帶回家玩啦),那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玩情趣用品,絕頂昇天。後來,H來我家,H淫蕩又不滿足的身體反而向我靠近,於是我們上床,這是我第二個上床的女性。可惜H並不愛我,我只提供了身體去接納她的慾望。
再後來,B和H在一起了。大學時我再用手指證明,H的處女膜送給了B,她得一分。

電影裡也談到宗教、性和愛的關係
很有趣,我和B和A在國中都曾經是受洗的基督徒。A是國中時,那個第一個玩我的女生。
我們在國中某老師的介紹下認識這個充滿性和暴力與控制的宗教。
國二、國三時,也想擺脫這「齷齪骯髒的性慾」。我剪掉一個跳蛋的線、把我最愛的膠水瓶藏好,然後…也丟掉了部份的自己。
這份立基於宗教的骯髒感、罪感,到了和主人相遇後才逐漸消失,我選擇做完整的自己。
而B和後來也認識宗教的H,仍在罪感的性慾中載浮載沉。
甚至H在教會中放送我的事蹟,把我跟她情慾的小祕密(?)在教會中告訴大家,於是我似乎成了那個教會的巴比倫大淫婦,真是件得寵又光榮的事。

愛這件事就變得稍微複雜了一點
小喬在電影最初,曾經說過「情色在於肯定、愛是低下的直覺」;B也說,愛是性的秘方。
不能和一個男人上床超過一次這個道理我了解太深。即使是網愛、電愛,對我而言,通通都一樣。或許我愛人、頌讚人、喜歡人的天性,讓我在性裡的終極目標,其實是尋求愛(或是愛的「和旋」:定旋律)。然而我很幸運地遇到主人,可以融合一個完整和旋的男人。
但在遇到主人之前,並不是如此順利,我幾乎愛上了所有我慾望的對象。
這讓我想起在禁慾後的小喬,看了與父親回憶的樹葉標本,突然吸吮手指、開始自慰,找回性慾;而每天動盪生活的小喬,唯一的規則是回到和父親散步的公園散步。彷彿,佛洛依德的戀父弒母劇本已經悄悄上演一段時間。

一直以來,我也喜歡年長的男性,B也是。
在大一,我選擇把和男性做愛的處女之身(分真細XD)送給一個網友,一個我到現在還不知到他本名的30多歲男性。雙子座、抽菸、瘦瘦高高的A男。如小喬的第一次,不知為何地不到三分鐘A男便繳械投降(?),休息後玩玩肛交,一樣。我想到了小喬的3+5,一個羞辱的數字。但A男讓我著迷的另一點是他的菸味。七星,和爸爸一樣的七星,我記得;嘴裡的薄荷味,不知道父親的嘴是否是一樣的味道。
這件事也讓我想起電影後賽利曼說小喬是「要求權力的女人」。我想到我之所以要將第一次給A男,是因為我不願在未來有哪個「前男友」是我以後每次做愛、自慰都會惦記的人,於是我寧願給我自己選擇的一個男人,他是短暫而永恆的男人,似乎他是A男,也是父親。

關於片中的S:「K」和菲朵。
這段觸動我的是聖誕節那裡。小喬拋下小喬,選擇在K身邊成為菲朵。在菲朵對著K大喊「我要你的屌」(突然忘了電影裡怎麼翻譯那話兒???) 還撲上去親K這段,超觸動。編劇怎麼可以這麼精準啊?一定超有研究。咩,不過這段電影其實沒有太多著墨。但我自己在實踐sm的過程中,s確實是一個很父親的角色,他蘊含著權力、規則、「施予」等等的意涵。我在想這麼父親的片段在倒數第三段才出現的確是比較流暢的。羅馬四十鞭這個梗也讓我想到了我看達文西密碼的印象只剩那個會自虐的教士…

結局
小喬和p那段給我的感覺,是突然從浪漫變回真實。小喬似乎半被迫地閹割掉了性,轉移到p身上,看似慢慢走向統整的小喬,現實還是沒有放過她。
傑隆和p的3+5我以為會留在一個有點道德上被報應的結局,幸好沒有。
愛人的喬終究沒有傷害她愛的人們,但卻被人所傷害,這部片我的確立場是比較偏喬的,那幾幕我看的超心痛。q_q

最最後是那個老頭回來喬的房間把有點兒軟的屌塞入喬的穴。又是一個回到現實的提醒,導演的去角做得真好。

對了,關於「上我吧」衣服,我和B也有過討論。雖然我常被「歧視」成一個「乖女孩」,但那對我而言就是最自然的「上我吧」偽裝。主人也深知這點,於是被要求要戴眼鏡,降低一些直接的眼神訊息吧。哈哈哈。

我不知道我的結局是什麼,也或許就這樣和能彈著和旋的主人共度一生,也或許在婚後我和主人都開始發展其他的遊戲。至少我也很幸運能遇到主人,對我而言是無以回報的救贖,將「完整的我」贖回,將齷齪淫蕩的自己認回。







常常想東想西的挑戰

最近自己的心情常常是平靜的,在前陣子四月的事件過後,也恰巧邁入了另一個漫長的寫作深淵(?)裡頭,好好面對自己和各種生命中曾經存在的關係。 那是一份要整理自己性歷史和家庭、人際、感情加上社會脈絡等等的練習,像要撰寫歷史故事或自傳一般的寫作作業,更慘的是還要自己詮釋自己的狀態。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