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3日 星期日

罪疚感與犧牲

在Melanie Klein的視框之下,引領我們看見最初存在於人身上的現象。


母親如此美好、乳房如此滋養,在認同、攝入奶水,填飽來自本能的肚子疼痛/飢餓的歷程中,同時也嫉羨著它的美好功能。伴隨嫉羨的是一股憤怒,那是我所沒有的,我要從妳身上掠取得來。於是更使勁地往一切美好的、嚮往的、豐沛的客體狩獵,貪婪地、貪婪地、無止盡地企圖占為己有,彷彿我期待,這世界所有的美好都屬於我擁有。

在幻想中的征戰,不論於道德層面或是實際的情況,都不可能有完全佔有、掠取、攻陷此美好的一天。成長歷程中必然的挫敗與憂鬱、對掠奪母親的罪疚感,亦是必然從中升起的感受。

然而,「罪疚感」仍很有可能過於脹大,到個體難以控制。
於是長出為了贖罪的「犧牲」。

伴隨母親真實地在生產過程中的困難、身為非她能力所及能扶養的孩子,在現實層次上,我算是蠻成功地佔有了母親,使她痛苦、使她無法哺育其它手足、使她把我送給她母親照顧。同時,她成功地把兒時想像中的孩子還給她母親,而我也成功使母親不再是母親,她在此刻更近於一個女孩。

不知從哪時候開始運作的嫉羨與更多的生活現實,慢慢囤積起我滿滿的罪疚感,帶起了贖罪的犧牲。

這份犧牲使我不曾畏懼,不曾害怕任何的討愛者,綑綁、疼痛、性調、穿刺、聖水或血,只要情境之下允許,過去的我,從來不曾感覺到害怕。「如果主人喜歡,那就是我喜歡的。」並將此做為我所信奉格言。像是個擁有過於濫情又Icup的乳房一樣,使盡力氣地奉獻與犧牲。實際上,我享受著提供的歷程中我所真正獲得的犧牲:扮演著曾經我所期待的好母親的樣子,同時,我也扮演著好小孩,像玩家家酒一樣,用行動演出我的渴望。

不知從何開始,骨子裡最深最深的渴望是輪姦,渴望被大於三人以上狠狠地啃食使用。然而,暗度陳倉的是更多的罪疚感與贖罪的焦慮。在六歲前我在快樂的外婆家長大,家裡的兄弟姊妹卻飽受我爸暴力與酒精的威脅。過去的我,總是可以很得意又理所當然地覺得「外婆家比較好」,實際上,潛抑更多的,是一份來自於倖存者的不安。

同時也使我想起,在被主人狠狠地抽插中,每次眼神看著主人、喊著一次又一次的「對不起」、「對不起」…總使我越來越興奮。彷彿在被父親、懲罰的陽具施虐後、責罰與以身體獻祭般地贖罪後,我才能夠被父親--母親的愛人,所深深地原諒。



「害怕」,久違的害怕,實際上我是害怕的。
我無法將自己的每一寸骨肉或每一滴血或淚都奉獻給你們。
因為我無法給出如此之多
我也害怕被你們掠奪至盡
同時我也不希望你們成為我贖罪的工具。

以上。












2015年9月10日 星期四

眷戀孤獨

跟主人以外的男人在夜晚單獨喝酒,Y是第一人。

今早醒來,眼睛水腫,老實說對於昨晚到到底底發生什麼事情,拼湊起來是有些困難。去念書、去吃飯、去喝酒,還有聊天。

我記得下午看了什麼書、打了什麼電話、喝了什麼咖啡。
記得晚餐松板豬套餐的味道、記得檸檬紅茶的酸甜、記得椅子和太涼的冷氣。
也記得我喝了一罐百威、一罐海尼根,還有把一些鱈魚相絲打結來吃。
我應該也記得總共去上了五次廁所。

偏偏就是忘記到底實際上跟Y聊了什麼。
不過,說是忘記倒也不算是全部忘記,但現在存在腦海裡的只剩一塊一塊的片狀物,還記著某些很重要的話題與內容;但對於歷程,怎麼會從那裡到這裡、從這裡到那裡,中間那條重要重要重要的線,卻不見了。

是啊,是「不見」,到底去哪裡了?
不過,很有可能是我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太在意這樣的線(不過也忘得太徹底)。
也許就像是,從一開始,我就選擇讓自己泡在類似於溫水的池子裡,喃喃地說著夢話。
用白日夢的夢話再伴隨著夢遊吧,我猜。

矛盾的是,我實際上是醒著的。自我還是蠻盡責地拎好想要失控的本我。
盡責又(他媽的)固執地,囤積著那滿山滿谷,從孤獨而來的慾望與毀滅、生與死的渴望。
在這彼此都清楚明瞭無比的界限上--試探,與遊戲。


鬼,突然腦海裡冒出這個詞彙:歸不去,沒有歸屬自己的位置。
我是個極度怕鬼的人(光是剛剛google了一下到底鬼是什麼意思就快嚇翻了),
而Y就某個程度而言與我完全相反(但太亮與太暗又有什麼差別呢?)。

於是這夜,就變成了一場鬼的遊戲。


而這場遊戲中的我們,最大的差別在於:我在夢裡,你在戰場裡。





最後:
1.這場遊戲是蠻有趣的,我也蠻感謝你陪我一晚。
2.鬼是蠻厲害的啦可以穿牆飛翔,但還是希望我們都超渡成功(啥XD)。
3.你是個很有趣的朋友


報告完畢  。






2015年9月9日 星期三

孤獨與慾望

關於孤獨:

在今年這個夏天以前,
很長、很長一陣子,我將「孤獨」感與「性慾」畫上等號。
有時,也會將「孤獨」與「戀愛的感覺」畫上等號。


也許是從我意外地翻了我哥的H漫,開始知道什麼叫做自慰和高潮之後。
也許是從我開始發育,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容易被他人慾望的時候。
也許是從我國中跟第一個女孩A做愛之後(關於這些故事)。
也許是從在奇摩聊天室開始,面對螢幕前一個又一個不認識的暱稱,卻能燃起慾望的時候。

上了大學的第一年,這份假裝性慾的孤獨更是蔓延到不可收拾。
曾經以為,在一片茫茫的空蕩中,我可以抓住些什麼、吞進去什麼。
畢竟我是如此奮力、不顧一切地抓著、吶喊著。
以為這世界就像《藝妓回憶錄》還是什麼等等之類的故事一樣,總會出現一個瀟灑又有情的男子,把待在這樣日子的我贖走,從此不必再是一個人。


然而實際上,這是持續用孤獨填補孤獨的日子。
彷彿在黑色的紙上,死命地塗上黑色,它最終還是黑的。


我想,孤獨,它實則什麼也不是。


就我的話語而言,它就是「孤獨」。它就像是在座標上的原點,那個唯一什麼都「沒有」的點--除了自己,沒有他人,而每一個人來到這世界上,本來本來,就是「一個人」的。
往座標的右邊走,是披上吶喊的外衣,尋求生命與某種渴望、連結;往左走,則像是投入近似於死亡的甜蜜當中。

而且不論往哪個方向走,這個點,永遠都嚷嚷地提醒:我在這裡。
尖銳地嘲諷著任何抵抗原點的努力。


總會的。總會在某些片刻,某些移動到下個點的片刻,聽見這刺耳又清晰的嘲諷。

其實,比起性愛,我真正需要的,不過只是有另一個人看著我,那個在原點孤獨著的自己,
告訴我:「我看見妳了。妳與我一樣,身而為人,我們都是孤獨的。」












-----------------------
後記:
1.感謝w先生,在這個夏天的尾巴,蠻特別地存在著。使我很意外地整理出這些想法。

2.名詞解釋一下:這裡的孤獨一詞意近於存在主義中的孤獨。近似於:孤獨是沒有別人,只有自己;寂寞是心中有人,身邊卻沒有他。








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溫溫der

1.昨天莫名其妙就睡不好了,不知道為什麼昨天也剛好許多人都睡不好。
所以現在我其實已經快要睡著了(暈。


2.前幾天網誌因為突然有個fu就又開始較頻繁地寫了起來,也意外有點時間認識新朋友。這幾天覺得開心。


3.然後發現原來我的網誌風格真的還蠻神秘的,據說(?)那是一種明明硬到發紫又流水卻又射不出來的淫蕩感、貌似乾淨純潔卻流動著濃濃的慾望感。
嘖嘖,這好像就是我喜歡的路線欸(然後覺得自己有個S骨XDDD)用少女的詞彙來說,這樣才浪漫嘛~腦中馬上浮現 再靠近一點點~就讓你牽手 再勇敢一點點~我就跟你走的少女歌詞(咳咳。







也許吧,文字就如現實生活中的自己,只是更看清楚自己文字的風格後,還真有點不甘心(雖然這是一直都知道的事)。總是在兩個極端的世界、兩個極端的風格與認同之中游移--從家庭到專業領域上,到自己的慾望對像,我像是個不屬於任何類別的分歧者(!?)。然而漸漸的,似乎找到哪一個小圈圈或某領域有個歸屬,也不再是那麼重要的事。也許那是因為如叛亂者(分歧者第二集)的電影所說,「超越類別」才是更有趣的選項(不過老實說是頗孤單的一件事吧)。更何況自己身邊也有個如四號一般,同樣也分歧分歧的傲嬌主人。好像至少、至少,在他身邊,我無疑地是歸屬於他的,這點總是讓我覺得非常非常安心。

好像有這份歸屬就夠了,要飛去多遠多遠,都不用害怕。



總結:希望自己在要射不射、要高潮不高潮的中間地帶裡,找個爽爽的坐位繼續糾纏下去。


以上。XD





2015年9月2日 星期三

關於網誌與豬的省思



















因為很喜歡這書中關於豬的解釋就拍下來了。

其實寫文章寫到今天總覺得很想換的網誌名稱,因為我深深地覺得我的文筆實在是不太配用「日常」兩個字,因為就很不日常嘛(喂XD。

從以前到現在的文章我好像都不太在意到底觀看者的想法是什麼,或是在意能不能夠引起他人的什麼慾望或省思或知識(欸不過還是很歡迎大家回響的啦XDD)。老實說,就是很任性地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就很隨意地讓文字跳到電腦螢幕上。常常連我自己看的都覺得「這是三小!(驚」(靠也太不負責任了吧這作者)。所以呢,其實我的文字內容之能指不太重要,重要的也許是某種文字中的味道。也許生活中真的發生了某些那些事情,但我其實對於描述某些那些事情的來龍去脈興趣不高,因為我覺得生活過得比我精彩又有趣的人兒多的是,呃,好啦其實就是作者我懶的講故事(喂喂。

我覺得寫到現在,我喜歡寫的東西是我心中的小劇場到底發生了什麼鬼事。描述現實生活中的事件可能很無聊,也不是我擅長的(雖然說這好像是可以練習的),所以就寫那事件背後的荒誕又有趣的小劇場吧。

然後網誌名稱等我靈光一閃時再來改。





幽傷的折磨

前言:
其實我覺得我這人蠻自私的,想講話的時候就講話,不想講話或沒事想講的時候就整個消失,我基本上就是個沒良心的傢伙(淚。

好,不過我還是要講話惹。

----------------------
2015.9.02 晚上1:11

這些日子以來,我們離開了他,又像過往那樣生活著。

唯一不同的是,我認識了你、你認識了我,我認識了你們、你們認識了我,以及他。在過程裡每個人用著不同的力量,翻攪著自己與他接觸的方式,並在那之後,或持續地、或用不同方式持續這趟力量的翻攪。而我清楚,我們並沒有能力阻止這樣的力量延續。

也許是來自潛意識的邀請、來自幻想的勾兌、來自互相取暖的幽傷。

其實對我而言,持續的逼近除了意識上的歡愉之外,更多的是骨肉間的折磨。

螢幕上的文字偶爾從筆電或手機裡冒出來,也許是關於你的反思、也許是關於我的情感。漸漸地漸漸地,我總是又嗅到了類似的氣味。我其實有點討厭自己越來越快聞到味道,也更討厭自己已然明瞭勾兌下的意義,畢竟這對我而言是熟悉的味道。多希望自己如年少那樣,不顧一切中帶著犧牲或從容就義之類的魯莽,投入你的折磨當中。

這份折磨--彷若我是劇場上的寡婦,我們一起失去了撐起世界的男人,而你,在我面前向我保證、拿出你所有的金錢與智慧向我保證:「不用害怕,我會永遠守護你們。」我不懂你的意圖,也許,你窮盡一生便是在等待這刻,等待超越權威、取代權威並占有世界的這刻;又或許,你甘願傳承了他的所有,並發願再更青出於他。

幾近下跪的你,我其實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與分裂。衝動的是,將毫無遮掩的自己又再一次交出,與你相互折磨與高潮,並在你懷裡死去。同時,我也幾乎理性又無趣地止住自己--止住自己又即將飛蛾撲火的獻祭。

是心疼嗎?

也許是吧,我希望我們能夠一起抱頭痛哭之類的,
哀悼逝去的他、哀悼已然變化的世界、哀悼已不再是我們的我們,
與哀悼我們又該死地、孤獨地誕生。




句號。









2015年6月26日 星期五

過渡

上一篇文章竟然是一個月之前了,這一個月的空白大致上都被日常生活中的工作、報告、休息與焦慮佔去大多數的時間,慾望只能慢慢囤積,囤積到主人的臨幸,似乎才有出口喘息。

然而在夢中卻並非如此,有趣的是,最近我還蠻常夢到與SM有關的人事物。

好像區別著一個A世界與另一個B世界,而我正游走的兩個世界、兩個向度當中。
如同我的日常生活,近期也是個交接過度的時期,簡單來說我目前的工作即將到一段落,要往前邁向另外一個階段。

要從某個世界,過度到另個世界。

--這件事對我來說從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這當中包括著:整理、打包、道別、掙扎、突破…甚至是某種意義上的死亡,與再次的重生。似乎這一年的工作對我而言,行李太多、整理起來更是困難重重。其實也算是第一次有這麼多行李,嚴格來說,也是第一次與同事道別。

每次這種道別的片刻,總也讓我想起主人,想起主人是在這樣變動的生活中,少數在我身邊而不曾改變的存在。(雖然道別對我們來說十分熟悉,因為分隔兩地…)

最後,告訴自己
慢慢走 慢慢走過去 走過這樣的通道
雖然還不知道會通到哪裡
但就往前走吧。
(好像一首歌)

以上。







2015年5月18日 星期一

《我 緩緩墜落在一個黑色的草地上 翅膀沒有用了》








2015.5
《我
緩緩墜落在一個黑色的草地上
翅膀沒有用了》








-----------------------------------------------------------------------
咳(清喉嚨

終於有時間和一個fu分享作品了。
總之很開心有這次機會和阿莫合作,我的螢幕處女秀,還有許多進步空間>////<

另外
這是我最喜歡的作品之一

想見其他創作,請點這兒

歡迎留下心得或任何想法。



感謝各位的收看XD










好好活著

最近,有個朋友的男友因為流感引發各種感染仍未脫險,我與主人昨晚(在電話裡)聊起他與我朋友,也聊到如果我們誰發生意外身亡之後,要怎麼辦的話題。

我說:如果是你意外身亡,我大概永遠不碰SM了!
主人說:我覺得妳不可能,說不定妳會開始玩多P什麼的,一邊療傷一邊被慾望填滿…感覺是個挑戰新遊戲的時候~
我說:有可能哦!但我會很糾結耶…我想我應該會常常去探望你媽你家人,偶爾去陪他們。對了,如果是我意外死亡,你要記得來我房間收拾玩具和刪照片,不能讓別人發現耶。還要幫我的花澆水照顧他們。
主人說:我覺得我應該會一陣子都不想去妳房間,意志消沉一陣子。直到你房間都長蜘蛛網很多灰塵了才會去動吧‥…
我說:你可以找個信的過的朋友陪你一起。對了,我有寫遺書啊,雖然我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喂),我還可以幫你介紹個厲害的心理師,好好談一下~~
主人說:噢,應該會找那個B或那個C陪我吧.......

我說:唉,說著說著,我都想哭了。
我說:我好想快點結婚,那你願意娶我為妻嗎(跳痛)?
主人說:妳很三八欸…
我說:噢…
主人說:當然會啦
我說:好啦,我知道你會要個正式的求婚,這不算。
主人:差不多講到這裡啦~
我說:嗯,我們要好好活著。



嗯,要好好活著。
(註:小香與主人預計明後年結婚XD,但主人還沒求婚(?),僅在口頭上討論,
所以,還不算數!!)






2015年5月13日 星期三

《夥伴》


「如果說,這是一個虛構出的世界,只有火山和類似恐龍的大型魚,似乎是個美麗的生態循環。
火山產出火山灰,因為慾望;魚啃蝕著,在血脈中竄動。
在供給與接受、火與水、骨與肉、冷與熱、動與靜、陰陽之間流淌著。
伴隨痛楚、伴隨噴發、伴隨信任、伴隨願意、伴隨牽連骨髓的血肉。
在這黑夜構築出的世界中,我們相遇。
於死亡降臨前,刻下存在過的痕跡。」


(覺得電腦顏色好像有點妙....)







2015年5月7日 星期四

《森林裡的故事》

今天不寫文字,回到本行(?),分享一下過去做的繪本…
是距今兩年前做的,紀錄一個關於進入sm圈圈,
遇到第一位主人和現在的主人的故事。



































(現在看還是很喜歡,分享給大家…歡迎留言告訴我心得XDD)



2015年5月3日 星期日

關於淹沒的劇場

「我被那個感覺淹沒了。」我假裝淺淺地說著
「我其實不會意外。」你接著說。




關於淹沒--


104.4.28(二)不清楚何時,水慢慢往胸口淹上來,這種名叫水的液體溫溫熱熱的,那是曾經碰觸過的溫度,在危急的狀況之下還能感覺到一絲的控制感,可說是不性中的大性,哈哈。我緩緩調整身子,欠欠懶腰,在腦中打開所謂「危機自救手冊」,第一條:我要區辨溫熱的水與水的溫熱。什麼鬼?好,不過危機當下的確是也沒辦法想那麼多,好,嗯,我想想,呃,可我越想越混亂,哪個這個水是那個水的?

104.4.29(三)我爬不出去這深陷的水,對我而言,它像是有流沙一樣的拉力,把我緊緊地往下拖住,我想逃開,但我覺得我越來越逃不開。我慌了,我開始做了一些於事無補的求救或掙扎,我唱歌、我跳舞、我踏地、我痛哭。我以為是能輕輕抓住我的希望,其實也只是路過而白眼,但因為我記得自救手測的第二條:「要求救」,所以我開始一直往天空打SOS,我開始覺得我是不是電影中的Pi啊,實在是太荒謬了這樣(淚)。

104.4.30(四)昨天這樣一天,老實說我也是有點累了,我開始無力地在水中載浮載沉,任由水把我帶去那裡、帶去這裡,甚至還忍不住在水裡大小便了,我不是故意的……。無奈水已經慢慢淹到脖子下巴,皮膚慢慢變皺水腫,偶爾我也吞進去幾口水…啊,我才感覺到,原來水是這個味道、嗯,這個味道也是一種熟悉的味道(除了混雜的排泄味)呢,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這是包含著「悲傷」、「分離」、「蛻變」、「不捨」、「被拋棄」、「仰望」、「聯結」、「無奈」跟…跟…啊,也並不完全一樣!今天淹上來的水,顏色其實很混雜(仔細觀察了一番),我看不清楚--它是什麼顏色。

104.5.1(五)我想起了你。我曾因為你掉入類似的水裡,不過有點不太一樣就是了。於是親愛的你願意聽聽我在水裡的感覺,尤其是我現在已經漸漸腫脹的皮膚的感覺,我覺得那彷彿一撕就會剝落的腫脹、一碰就會炸出黃色膿泡的疼痛,而水已經不太像水,好像正在折磨我的液體,往我的毛孔、指甲的縫隙、陰道、肛門、鼻孔、耳朵裡緩緩滲入、緩緩滲入、緩緩滲入……我原本以為這莫名而來的淹水會逐日消退,沒想到會演變成如今現況。我沒有任何任何的著力點,我除了賣力地將臉和鼻孔往水面上抬,盡力地告訴你、扯開喉嚨也要吼著也要告訴你,我發生了什麼事,我好像才能讓這水退去。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我前幾天認真看的急救手冊第N條,還是一個無知的信仰,總之我相信。
這天,我記得你說了很多話,我也記得,你說你懂,你說「我不意外」。
我其實其實很想哭,你知道,我一直都是一個很愛哭的人,但我有一點點的哭不出來,因為我不太允許自己因為一攤莫名其妙的水而哭泣,甚至為這攤水增加那1c.c.的水量。

104.5.2(六)不知道是不是退潮的時間,水已經慢慢退去。皮膚疼痛依然、肢體麻木依然,我光著身子站在池塘裡,我沒有辦法移動身體,老實說我已經有點搞不清楚是我「無法」移動還是我「不想」移動。來來去去地有些人潮,我已經無法分辨他們對我做了些什麼,我只感覺到慌張和些許的恐懼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天色漸暗,因為手腕的疼痛而緩緩清醒,上頭似乎有被麻繩綑綁過的痕跡,下體似乎也曾經被使用著,我感覺著疼痛,彷彿也正告訴我我還活著、我還活著。只是此刻的活著有什麼用呢?我想做什麼?我能做什麼?

我低頭看著浮腫的軀幹,疼痛持續地侵襲而來,我使盡力氣爬上池塘(我似乎慢慢想起我是怎麼掉進去的了)。

我還沒辦法走
還沒辦法開心地唱歌

但我好像能哭
好像能閉上眼休息
等這場水難靜靜退去


再好好地唱歌。




2015年4月29日 星期三

《紀念會唱歌的X。》

每個人身上都藏著一首歌。

可是不見得每個人都聽得到,甚至唱出來的旋律,或多或少和真正的歌…有落差。還記得,自己聽見的聲音,和實際上別人聽見的聲音,總是有落差的…

也就是說,我永遠聽不見,我身上真正的歌。

然而,也許你聽得見我的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有這種特異功能。在森林裡面,這可能是一種天賦吧,就像能夠預言或是治癒一樣的恩賜。

於是你願意為我唱歌,你唱出我身上的歌,我第一次聽見一首完整的歌,我像第一次認識這首歌一樣認識它。你願意為我唱出更多更多的歌,在森林裡、在瀑布旁、在河水邊,我們唱歌。是啊,我們,你用聲音教了我如何唱歌,於是我也聽見你身上的聲音。

我不確定交纏的歌聲當中,混合了什麼,也許情慾、渴求、哀傷或恨。
或許你也不確定

一種比性交更深切的交融,我確定。


《紀念會唱歌的X。》



2015年4月20日 星期一

太晚還沒睡的碎嘴

人太晚沒睡就會想東想西:

自從開始比較認真的寫blog以來,我偶爾會收到一些讀者的回應,除了常見的對我的身體的慾望之外(常見並不代表不歡迎,我很歡迎(喂喂)),也會聽到一些關於我文字的想法。最常聽到的是有些人覺得我的文字中有股乾淨感、洗鍊感、真誠感,或是很容易從文字中引起某種共鳴或幻想,然後忍不住看了數篇這樣。我覺得這些回應實在是太有趣了,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的文字會帶給人這樣的感覺(更何況我考大學時的作文成績還蠻爛的),讓我有機會認識了自己的文字。當然也帶給我很多繼續寫下去的動力,這是無庸置疑的,我心中其實有很多的感謝啊(當然也希望google不要關成人的blog才好)。

另外也有些人會猜到我的專業領域,每次都讓我有點背脊發涼的感覺,所以為了減少這樣的感覺,因此我要自己先說。嗯啊你猜得沒錯(跟誰說話XD)我的專業背景是心理相關的。非常歡迎各路SMer的搭訕,若是同行又更想認識了(一直以來都好好奇同好的職業是什麼啊~)。

最後我(和主人)其實也一直在想,如果SM對我們來說像是一種專業科目(?)一樣的東西的話,我們SM生涯該如何發展?我們心中有所謂SM生涯方面的楷模嗎?還是我們想要加入一些屬於我們想要做的事情?要如何讓我們之間的SM生命一直都有活水(例如再玩個小m嗎?),甚至對這個世界(也沒有那麼遠大)或是某群人有些分享之類的…我們的路線和方向到底是什麼呢。

其實一直在想。










臨幸





















今天又開始下起了大雨,中午和主人去吃了一家以前我們很喜歡的早午餐,也許是因為他們改了些店裡的配置,或是某某東西換了人做,我就一直覺得很違和。到了家裡討著主人的秀秀。小香最喜歡的姿勢是側躺在主人的大腿上,用頭髮在主人的腿上蹭著蹭著,避開主人的眼神,又同時享受後頸被主人抓抓按摩的感覺。蹭著一段時間後主人總愛又把我翻過身,突然地親上我的嘴唇…繼續咬著、啃食著從耳朵到肩膀......

一陣服侍主人的吞吐,累得趴在主人的胸口休息。
雙腿跨在主人的左腳上,嘴巴往主人手臂上的肌肉咬去,像小狗跟主人撒嬌般得磨牙(雖然有時咬得主人太痛會被賞個巴掌…嗚),偶爾舔舔主人的奶頭,把主人服侍得舒服,是小香的最終目標。但貪心的小香一邊服侍,也一邊用私處不停磨蹭著主人的腿,像是會在路上看見的那種..發情的狗狗一樣,主人有時開心起來便加重力道用腿蹭著我…容易高潮的小香總是不知不覺,不知不覺就交出了第一次的高潮、第二次的高潮…我把臉埋在主人胸口喘著氣,享受著珍惜著被主人用腿賜予的高潮…彷彿在接受主人的肉棒之前,淫賤的身體只配得用腿或腳的玩弄…

窗外的雨還是不停下著,還打了雷。

最後,小香還是在看護墊上面噴了好幾攤好幾攤水,混著早餐著咖啡味以及淫水的氣味,直到現在,淫穴裡還殘存著被主人佔有的感覺…


滿足的一天。
(註:舊照,美中不足的就是沒有戴上美麗的項圈)






2015年4月13日 星期一

下雨天要乖乖的哦

今天下著雨,
主人跟我都忙了一整個禮拜,決定我們今天的目標是要當廢物。
於是哪裡也都沒有去,除了吃飯之外。

 乖乖的小香常被壞壞的主人說很壞,雖然我覺得我是蠻乖的啦,不過的確偶爾有壞壞的地方。

例如很容易在主人玩弄之下就硬硬的奶頭(羞)

 今天要乖乖地站著,等待主人發落
(不過主人剛剛碎碎念中,說我哪時候可以被發落的?呃~小香明明就很乖,只是有時候有點任性嘛(耍賴貌,整隻爛在主人身上,主人總是像貓一隻愛耍賴的狗狗一樣抓抓小香的後頸與小頭髮))







(第一次po照說,網誌尺度大突破)





    

後來因為太愛頂嘴和亂吵鬧了,所以被主人貼上膠帶,封好嘴巴,銬上手銬,好好修理一番(淚)。


其實最近我跟主人也陸續聊到一些關於未來的想法,我們慢慢討論著也許想再尋覓一隻可愛乖巧的小小狗,只是人選實在是太困難,人海茫茫,不知道要去哪兒、怎麼找新玩伴呢~再想想吧。









以上(笑)。
(其實我是有點好奇,像這樣的微(?)調教文和之前文章點閱率或讀者喜歡程度的差異,有點感興趣。)




2015年4月6日 星期一

悶熱而且慾望沒有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清明節加兒童節的關係,好像慶祝玩年輕可愛自由的小碰友之類的,就馬上換成要慎終追遠緬懷已逝祖先的節日。有點衝突,但又好像很平衡。

總之這幾天像是沉在一種悶悶的水裡一樣,什麼事也都不太起勁

是那種想看個A漫也都懶懶散散的那種,想拍個奶頭照片明明很簡單但又很沒力氣的那種。
也許就是因為堆積如山的事情讓人更沒有力氣吧,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整理的感覺。
甚至我覺得我的網誌我的FB都好亂,應該要找一天好好分類一下的。

唉,這種日子大概就是沒有性慾的日子吧。
有點低潮。

以上。

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

濃稠稠與他們的相遇。關於原味內褲part3


(老實說放了照片我就有點難以開頭,我的網誌目前還是放太少圖片啊~~)

續上集:

我見了這個人。嗯。
碰面前一天晚上的我,細心地把衣物放在芋頭酥的小盒子裡面,尺寸非常之剛好,早上提著去上課(貌似要去野餐的少女一樣,嘿嘿),中午跟他碰面。他與我想像中的樣子其實並沒有差太多,甚至還有點帥,碰面後隨意地聊了一陣子的天。他紳士地與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我感覺得到他的尊重或害羞,同時也嗅得到、聽得到骨子裡有頭馴化得很好的野獸在低鳴,也許因為野獸的本能,牠即使隔著鐵窗,層層疊疊不見天日的鐵窗,也聞得到某一種血液或腐肉的味道。這味道也許來自襪子或內褲,當然也可能來自我身上的某種氣息。

我還記得,在聊天之中他輕輕地用手划過我的腳踝。就這麼這麼這麼地輕,可我現在回想起,其實一點都不輕…

我想起昨天我做的夢。

前半段的夢是我夢到我跟一群新認識的同好出去玩,在車上,我像喝醉一樣暖暖地,像泡在溫泉裡面一樣舒服,似乎夢中的我非常享受出SM櫃的自由自在感,這提醒我多出櫃多健康(哈)。下半段的夢是我好像是一個國高中生,學校在空襲警報,我躲在美術社的美術教室裡面和其他的社員(其實不能躲在那邊,因為規定要回原本的班級),我偷偷的一邊演習一邊在收美術用具。突然,我的腳踝被我的美工刀削去了一大塊肉。我有點緊張,但也算是在緊張的演習當中順利弄了簡易的包紮,還很享受在美術教室躲警報的感覺…

其實夢中的那一刀我想起的是關於這冒險當中的事。
夢中劃到肉的那時是有些緊張、突然、但又意料之內(誰要我在演習的時候整理材料呢),又刺激、又好奇。如果一道傷痕代表一個故事,有一種「啊,多了一個故事」的感覺。而後我非常享受這樣的過程,是啊,如同現實中的我,的確很享受很滿足.....而且我把這次的冒險打成網誌分享,在現實生活中也和許多香草朋友分享,也許像夢一樣,我和一群「美術社員」在一起演習,享受這種刺激但又有點偷閒(演習的時候是不用上課的)的感覺....

帶著昨晚還很溫暖的夢,剛剛和他聊了天,他傳了一些照片給我,告訴我他怎麼使用我的東西們。像照片中那樣,似乎很舒服地射在我的襪子裡面,啊,這感覺真好。我想著寫著,其實也有點濕濕的,呵呵。

也許這系列先到這兒吧,其實是我有點睏了,改天有續集或想到些什麼再補充。


句號







不只是「我的東西」。關於原味內褲part2

就醬兩個禮拜也快過去了,這幾個日子間其實發生蠻多事情,例如順順利利完成了我的原味襪子與內褲大冒險活動,還有順利約了一個特別的日子,依然是完成我另一個冒險(先賣個關子嘿嘿嘿)。

我想這篇就繼續把關於原味內衣褲的冒險活動繼續寫完好了。

其實在做這件事之前呢,我有許多的擔心和想像。畢竟要做這件事已經想很久了,一直卡住沒有去進行的點,是因為我很害怕被下蠱或是什麼的。因為小時候我看了神眉,裡面有一篇劇情是有個男配角,去公園結果他的帽子掉在樹下,被人撿去插稻草人(嗚嗚我現在想起來還是有點怕怕der)。後來為了要進行這次的大冒險,我想起來我有認識的一個朋友略懂些民俗法術,於是我去問他。從他那邊我的擔心終於被解除了,我歸納起來,主要是因為下面幾個原因不可能被拿去下蠱:一、做法術太貴,不是幾千幾百元可以解決的,至少都要上萬元;二、我的體液乾掉了也無法使用,但毛髮就沒有乾掉與否的問題;三、更重要的是通常法術需要生辰八字與名字,給假的或是全部隱匿就沒有這個問題。

以上,所以我終於能開開心心地去達成我的願望(?)~嘿嘿~。

另外就是為什麼我會想做這次的事情呢?

老實說,這其實也沒有什麼很偉大的原因,最重要也最明顯的理由,就是因為有趣和刺激(看來我最近的生活非常缺少這兩個東西啊~)。另外就是我想我會很享受那種…自己曾經穿在身上的物件,被意淫的爽感,也許有點點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或是什麼吧?但就覺得很開心很興奮很興奮,一個我覺得不太起眼的小衣物,對另一個人當做一件非常非常貴重或稀有的東西,實在是一件很讓人振奮(?),很爽的一件事(我覺得實在是沒有比「爽」這個字還要貼切的字詞了!)。


好,關於事件之前的心得大概是這樣。

總括來說,這些我的襪子或衣物,他們不僅僅是「我沒洗過的衣物」。
就某個程度來說,他們是我的一部分。
他們是一部分的我。
而其實我覺得這個冒險最美好的地方在於,我也遇到了這麼想的人。


下集待續。







2015年3月19日 星期四

關於看見與被看見的一天

今天(3/18),是一個關於看見與被看見的一天。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常常有機會接觸到一些這社會上各階層而且非常有趣的人。例如家暴家庭、嫖客、遊民、吸毒者甚或是很有錢但覺得生活很空虛的人。今天也沒有例外,但因為是第一次接觸到某種族群的人,因此覺得特別緊張。然而,即使各種書籍告訴我們,人會變成這樣那樣這樣那樣都是因為各種從外到內、從小到大、從深到淺的原因…也沒有比直接接觸這群人還要深刻,也沒有比直接傾聽每個人的生命故事還要直接。今天花了兩個多小時陪著一個人,用我的方式表達我對她的看見。也許吧,不知道有多久沒有人這麼認真專心的聽他說話,不知道多久有人這麼細心且好奇他這個人,也不知道多久沒有跟人擁抱。

心中暖暖的,在陪她的同時,我也知道,其實她也在陪我,我的不安或緊張少了很多。我不知道哪時候還會再見到她,至少,她的故事和故事當中的力量、情感都這樣留在我心底…



然後在晚上,有個讀者(?)認真地告訴我,他看我網誌的一些心情。他告訴我,我的文字常讓他想起一些畫面或帶出一些想像,似乎是很久以前自己心中也有過的漣漪,他覺得文章中有很「真實」且有感受性的東西存在。

我都快哭了,老實說我非常非常的感動。因為我沒有想過我的文章是有能力勾起一些共鳴的、也沒有想過每天瀏覽數會破百(其實我每次看到皮繩的左邊有我的網誌聯結都超害羞der)、也沒有想過有個男兒可以把感動說得那麼深切,還願意跟我分享。因為這算是我寫網誌的初衷與信念,其實我也想過偶爾要來賣賣肉、貼個誘人的調教照片之類的,畢竟本人我也是有個E罩杯(咳咳),或是寫寫調教文。但一方面是因為這實在不是我跟我家主人的專長,而且調教文實在是不缺人寫啊,奶也是不缺人露。啊啊,好像有點扯遠了。

總之,今天是個很棒的一天。
然後今天已經邁入製造香噴噴(?)內褲與襪子的日子,好開心呀。



句號。





2015年3月18日 星期三

我的東西在你手心上。關於原味內褲part1

昨晚我秘密計劃的「贈送原汁內褲與襪子活動」就這樣約下來了,嘿嘿。

在臉書遇到一位有趣的男生,聊了聊天,
小香我將在某個早上跟他面交我的原味襪子與內褲~嘿嘿嘿嘿。
然後預計是要當場脫給他。

神神祕秘了一天,因為我這人實在是很難在主人前有秘密,所以還是告訴他了。

主人猶豫了一會兒馬上答應,除了叮嚀了一下安全的問題之外,我也問問他為何會答應。
主人說其實他答應的時候自己的身分算是男友&主人的角色一半半,男友的角色更多的是好奇我為什麼會想這樣做、我的安全性的問題,以及對我真心想要做這件事情的理解與支持。

而主人的角色…他說「就覺得自己賤奴身上的物品被我允許可以送人啊,要做這件事之前是被我允許的,覺得很爽,我都勃起了。」說完後主人還覺得這男生也頗蠻幸運的,可以平白無故空降內褲與襪子,呵呵。我聽到後整個就超開心超開心的呀~~既被支持,又被欺負了一下,嗚嗚,我真是個幸福的女孩。

好,之後有什麼心得再繼續紀錄,本篇只是part1,最近因為有這件事而很興奮。
也許之後可以來辦個贈送內褲活動(?) (會有人要嗎喂)

以上:)





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

逃避在:發情的藥水中以及你的幻覺中

又是新的一天,待在家裡已經半個白天,但卻什麼正經的事情都沒有做。

也許是因為昨晚的夢又徘徊在心中很久,想要做些什麼瘋狂的事情的血液還在持續沸騰,不管是賣個原汁內褲啦襪子啦、拍裸照、自拍裸照、甚至挑逗著男人的慾望,什麼都好,就是想做些什麼有趣的事。

昨晚,夢中的我被瘋狂研究室的老闆相中,因為我剛進研究室馬上就很熟練地,能夠用神秘的藥水去虐待魚,我能夠準確地把藥水滴在一條小魚的口中,使小魚變成紅色、漲大、瘋狂……其實就像是發情一樣的狀態、像勃起的陰莖一樣。那些漲大的小魚很難再變回原本的樣子,只能在魚缸中衝來衝去,而我也不知道如何讓他變回原本的大小,因為我只會引起小魚的性慾、使他瘋狂。

不過,也許吧,這件事本來就不能夠逆轉。因此我在夢裡也沒有接受研究室老闆的邀請,繼續去幫他虐待魚。我逃走了,而且發現整個班級只有我被他相中,我覺得我很厲害有天份(?)之外,也覺得其他同學很幸福,不用擔心或煩惱這些事。

然後夢就換到更寫實的場景中了。我夢到你,我跑在前面(也許有拉著你的手吧),但你後面跟著你的女友,我們要趕著去排隊,排一間很夯到不行前面排了二十幾人的超熱門motel。你很高、很冷靜、很帥、很S。但我其實沒有很認真地看你,也沒有很認真地思考「後面跟著你女友」這件事,當然我也沒有想到我的主人,在夢裡我只想趕快排到房間,然後跟你上床,甚至調教。

我在焦急什麼呢?我在追求什麼呢?我在保護什麼呢?我在逃避什麼呢?

仔細想想,這一連串似乎是一種共生的慾望。這段日子中,我不想要思考「我」、面對「我」,最方便又看似美麗的方式就是投入到「我們」當中,享受「我們」當中的神祕、猜疑、曖昧與情慾。

思考自己是多麼焦慮的一件事(拖延的結果就是很多事情還沒做!!!)。
也或許與主人的關係有關,這我還不曉得。

我其實不知道這種慾望要延續到哪個時候。
但至少我想,如夢裡的我一樣,我不會一直這樣下去,我心底是很想回到自己身上的,好好思考自己、做自己該做的事。

該怎麼做呢?
糾纏一會兒吧,唉。


以上。








拖延病的反省

奇怪的夢

我最近奇怪的行為。
例如很認真的找適合我拍寫真的攝影師、認真地逛網頁以及認真地看A漫。

像是心底有個什麼東西正蠢蠢欲動而且不安於室,也許是種渴望與反彈,
拼了命想要留下些什麼、或是擾動些什麼、誘惑出些什麼、挑逗著什麼。
這些當然是不違法的(廢話)但是梗就是在

我很忙~~~(落淚)

還有工作還有論文還有作業還有時數的壓力還有報告還有生活。
還有工作還有論文還有作業還有時數的壓力還有報告還有生活。
還有工作還有論文還有作業還有時數的壓力還有報告還有生活。
(因為真的很多而且很重要所以說了三次)
我除了寫寫網誌之外其實我並沒有太多時間與餘力,
允許我花太多時間在這些那些這些那些事情上面。
還有擔心與煩惱這個煩惱那個的事情上面。

唉,不過也許這些都是我用來逃避或是拖延的方式吧
人果然在越忙碌的時候越有機會培養出第二專長。

以上。


還有,很謝謝看了我《近況》一文而來關心我的好友們,謝謝你們,我和主人都過得很好。
也很有體力與心力繼續我們的生活與小玩樂,嘿嘿。



2015年3月6日 星期五

近況

近期其實發生了許多許多許多的事情:

約在過年前個禮拜,主人告訴我,約在去年六月,他曾和一位非常喜歡他的女M約出去玩了一次。天崩地裂。

後來主人的某部份生病了,連帶著也影響到我們之間的關係,以及sm這塊的活動。
因此也就較少發文。

這對我們而言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忠貞自然不是造成天崩與地裂的主因,而是信任的毀壞。在我們的世界中,本來一男一女的性關係就是可被挑戰的;雖然如此,具有獨佔性的親密關係(我們的共識)仍然不允許有第三位或第四位人出現,當這兩者重疊或並行,雖然對我們而言的傷害的確可以較快修復(當然主人和我也很坦誠地面對)....但我們的修復可以走去哪裡呢?對我而言還是有些未知或不確定…

於是最近我擔任著比過去更多照料主人的角色,承擔著比過去更多的責任或信任
但我想唯一能確信的事有一件事是怎樣都不會變的,
就是我與這位男人之間的感情,
那份想繼續往前走的渴望、想繼續為彼此付出與陪伴對方的盼望。

是唯一我覺得被越來越擦亮,而沒有改變過的東西。

2015年1月13日 星期二

夜裡的獸

今天是在自己的世界發呆與放空的一天,勉勉強強算是完成了一些既定的作業。
在家裡讓自己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所以說真是不太適合在家寫作業…

從開始認識SM到現在,其實身邊的朋友來來去去。
到現在幾乎沒有主人以外的圈內朋友。
某種程度來說我覺得是很幸福的,
但也有點寂寞。

但主人並不寂寞。我們有著自己的世界,也是一件很好很自由的事情吧。

總是悄悄在夢裡才伏出的獸,我也不曉得該怎麼稱呼它,真實卻又不真實,恐懼卻也幸福。


以上。

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今年的開始

忙碌的生活影響著網誌的更新,唉,連帶著也是一整個性慾缺缺,假日只想放空,幸好主人的來到與侍奉的過程,才感覺到一點兒原來自己還有點生氣的味道。

我的工作場域中大多是女性,一個禮拜的相處讓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在女校的環境一樣,有笑裡藏刀的社會化語言來來去去,只差沒有開水裡放異物這類的故事而已…然而這樣的情況中,不知為何地,沒有什麼力氣。之前有位挺有趣的學長還在的日子,我覺得才像是有點生氣的工作環境阿…

今天是2015.1.11,去年的年初還記得我許了個願望,我希望能為這個BDSM身分的自己留下一點什麼,不知不覺也是一年了,勉勉強強寫了一些文章,也算是達成我去年的願望。

我希望今年的自己能持續穩定地寫寫東西(這句話突然想到我的論文…嗚嗚)
記錄下我與主人的這一年。
今年是第六年。


以上。




無上賜予

你小心奕奕的承接著媽咪的一切,即使是排泄物,對你而言,也是如此神聖吧?甚至可以說是,無上榮耀的一刻…… 從聞到味道就有排斥感,曾經嘗試舔過當衛生紙但感覺害怕,慢慢的能承接在手中一小陣子。可惜今天算是臨時之約,對調教的準備還不足,也許下次再嘗試塗抹或吞食。 有重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