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0日 星期一

臨幸





















今天又開始下起了大雨,中午和主人去吃了一家以前我們很喜歡的早午餐,也許是因為他們改了些店裡的配置,或是某某東西換了人做,我就一直覺得很違和。到了家裡討著主人的秀秀。小香最喜歡的姿勢是側躺在主人的大腿上,用頭髮在主人的腿上蹭著蹭著,避開主人的眼神,又同時享受後頸被主人抓抓按摩的感覺。蹭著一段時間後主人總愛又把我翻過身,突然地親上我的嘴唇…繼續咬著、啃食著從耳朵到肩膀......

一陣服侍主人的吞吐,累得趴在主人的胸口休息。
雙腿跨在主人的左腳上,嘴巴往主人手臂上的肌肉咬去,像小狗跟主人撒嬌般得磨牙(雖然有時咬得主人太痛會被賞個巴掌…嗚),偶爾舔舔主人的奶頭,把主人服侍得舒服,是小香的最終目標。但貪心的小香一邊服侍,也一邊用私處不停磨蹭著主人的腿,像是會在路上看見的那種..發情的狗狗一樣,主人有時開心起來便加重力道用腿蹭著我…容易高潮的小香總是不知不覺,不知不覺就交出了第一次的高潮、第二次的高潮…我把臉埋在主人胸口喘著氣,享受著珍惜著被主人用腿賜予的高潮…彷彿在接受主人的肉棒之前,淫賤的身體只配得用腿或腳的玩弄…

窗外的雨還是不停下著,還打了雷。

最後,小香還是在看護墊上面噴了好幾攤好幾攤水,混著早餐著咖啡味以及淫水的氣味,直到現在,淫穴裡還殘存著被主人佔有的感覺…


滿足的一天。
(註:舊照,美中不足的就是沒有戴上美麗的項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常常想東想西的挑戰

最近自己的心情常常是平靜的,在前陣子四月的事件過後,也恰巧邁入了另一個漫長的寫作深淵(?)裡頭,好好面對自己和各種生命中曾經存在的關係。 那是一份要整理自己性歷史和家庭、人際、感情加上社會脈絡等等的練習,像要撰寫歷史故事或自傳一般的寫作作業,更慘的是還要自己詮釋自己的狀態。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