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9日 星期五

濕濕的正義

很久沒有寫了,就在囫圇吞棗地餵食完自己的性慾之後,登入了帳號,打打字

近況是一個處於自以為正義氛圍的圈子當中,這種正義正義的感覺讓我覺得不是太習慣,過去的環境闡述性阿攻擊阿總是身體力行的方式,在這裡,卻是用一種隔岸觀火的方式談論
雖然不是不喜歡,只是難免覺得有點做作。

然後身體還是不聽使喚,總愛在他底下時弄得床上一片濕,潮吹對我而言已經變得有點負擔,希望這種能力能夠像分配點心一樣分給一些天天盼望有潮吹經驗的女孩(?)

尤其是當主人盯著自己,羞辱自己時.....
小香的賤穴就不由自主...失去控制地噴出慾望的水
但也管不了那麼多,只想取悅主人 享受主人賜予的高潮就是了

以上


D/s想法整理-2:邊界感

由於上次先書寫了關於「安全感」,這次就來書寫關於相對於它的「邊界感」吧。 提醒 :在BDSM這遼闊的世界中,從來就沒有解答或標準答案,無論哪篇文章都不是正確答案,包括現在你在看的這篇。只有:最適合你(們)的答案。另外寫作的脈絡跟自己的實踐背景&個人專業背景有關,相關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