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9日 星期二

其中一種做愛的方式叫做不做愛

《遇到閨房好姊妹》
  今天某個部分很開心,因為莫名地和一位生活中認識的女孩兒聊了好多好多,當然是包括小香和主人的一點點故事,透出櫃子的感覺真是挺好的。對我而言也是很意外的對話,雖然這幾年來陸續有跟一些好姊妹兄弟出過櫃,但是對我來說不太好玩,因為我總要名詞解釋很久,重點是比較少「有來有往」的聊天感。就是,我講那麼多!你好歹也分享一下你的性故事嘛,這是聊天,不是訪談咩。希望未來能和女孩繼續有的沒的一直聊下去,尤其除了性這塊領域我們是相投的之外,在專業工作上也算是未來的同行,這讓我覺得更開心~~(奔)

《參加工作坊》
  禮拜日我撐著快要睡著的身子,奔去參加一個我從好久以前就想上的課。是關於討論自己的「性價值觀」以及對我們工作上的影響是什麼。我覺得頗有收穫的。但對我自己而言,跟我的期待是有點兒落差,可能我的個性比較不是影片中討論的那些樣子吧>_<
  對我而言我目前的困難比較像是…如何溫和而且比較沉住氣地聊性事= =,至少不要一開始就爆衝太多,總是到聊完後才被主人捏好好,提醒我不要太興奮講太多,畢竟在日常生活中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SM,主人總覺得要先保護好自己。

《我還是很想吃掉你》
  又遇到你,是有那麼一點點的開心,但又有那麼一點點的悲傷。
總是讓我想起那份被我自己壓抑掉的性慾、想起某些被我們遺忘或被刪除的聲音、想起我們的尊重、想起我們的理性…但也想起我們的不理性、想起我們曾出現的聲音、想起一點點的小冒險、也(他媽的)想起我對你的性慾。
今天女孩問我想不想跟你做愛,我說「當然想」還附加了一長串驚嘆號,但我沒有做。
但我為什麼沒有做呢?

或許是出於我對主人的忠誠與愛情。

也或許,沒有做愛,就是我與你做愛的方式吧。



只是,只是,希望你也一起做,就是了。
(為何結尾這麼無奈啊>_<)








2014年11月18日 星期二

「完整」:寫日常的意義

近來小香默默的發現網誌被聯播了(羞),雖然看到非常意外的點閱率,但留言數仍然是完美的零,但但但對我而言這樣就很夠了,很感謝來參觀的人們,讓我更有寫些東西留下來的動力^O^

在這同時,我也想了一下寫「日常生活」的動機與意義:

瀏覽了許多SMer的網誌,我發現許多是關於在SM之海浮沉(?)的血血淚淚,或是小說或是調教文,常看得讓我有時眼睛濕、有時下體濕(喂)。

然而對我而言,M的身份是我的生活角色的一個部分,她雖然有著獨特的特質(例如淫蕩、調皮撒嬌、有有的沒的一堆喜好),但這個部分是無法與「完整的我」做切割的。

甚至,我必須要有M的身份、小香的身份存在,我才是我,才是全部而完整的我。

因此我寫小香的生活,也就是寫我的生活。


也許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我與主人既是SM玩伴,也是主奴,也是情侶的關係吧(我們在UT認識的,而且不是SM聊天室,這一切都是緣份啊~~),SM對我們來說本來就是和生活很難分開的。雖然,主人與小香仍是走蠻低調的路線,至今仍未參加半場脫殼,只默默現身數次表演,但那是我們決定選擇的、對目前的我們來說,與「這個身份」最舒服的距離(或是真實的我與「這個身份」最舒服的距離)。

我想,這份書寫的意義不僅僅讓「我」更為完整,也期待能讓看網誌的「妳/你」與「這個身份」有共鳴。


大概是這樣。


目標是希望能寫到我們結婚生子、孩子(帥男S???)又生孫子,我們當阿祖的那天。







2014年11月17日 星期一

不在感

生活的繁忙,包括課業、工作等等的沉重,以及家人生病一事,老實說箱子裡的玩具們也是擱置了非常久。電池漏液的漏液、放壞的放壞,箱子在我一個人在家時,實在是寂寞地可憐。

然而這週開始工作改成晚班,起床時有些時間賴在床上,有了智慧型手機,連看片、自慰等瑣事也跟著智慧起來。看著看著,一個小時也能溜走,再慢慢地醒來梳洗。

和主人因為居住地的關係,週間很難見面,每天總是很期待週末的來臨。這樣的期待/見面的循環也就過了五年,也許未來還有很多個五年。

…其實今天這篇也沒有什麼特別想寫的,只是覺得在這個禮拜的見面之後,有點想留些什麼。嗯,或許已經留下了很多東西吧,我想,以及我感覺到下體微微的腫脹感,還有因為對新項圈過敏造成的脖子紅癢。這些感覺都在。

也記得你機車地說「沒有挑逗妳,只有玩弄妳」,然後自信又順手地把我綁好,讓我交出一次次的高潮與潮吹。這些感覺都在。

只是在台北這種悶悶的下雨天,你不在…
不在的感覺,這是多麼強烈的「在」。

先這樣吧。

2014年11月10日 星期一

死亡

生與死可以看做是不停流動的兩極

在家

死亡的氛圍瀰漫

而我卻在此時上了我兩個多月(?)左右沒上的Blog&facebook

讓自己感受性/生的愉悅

以自己最熟悉不過的性

消除自己身而為人的孤獨與隔離感


另外

我對於自己的某種程度的嗅覺(雷達)還真有一定的把握

吸引我的某類人

一定身上有某種味道飄過來

否則我聞不到什麼


很有趣的經驗

以上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何去何從

夢裡
我與一個男子死命的要找到一個地方做愛
到處跑來跑去 跑來跑去
但是沒有一個地方可以

有些地方看似沒有人其實卻躲了人
有些地方在維修(有人在上上下下搬著建材)
有些地方有監視器
有些地方民風純樸(國小的廁所||||)
有些地方整個都壞掉了(都荒廢了)

最後下起雨
我們跑遍了我們覺得可以做愛的空間

我們還是找不到地方洩慾

句號。

---------------
後記:

親愛的主人
問自己、問我們:「我們的性,何去何從?」











2014年9月11日 星期四

你敢不敢

因為工作的關係
常須思考各種不同類型的人際關係
因此一首歌也常試著用各種不同的視角聽
常常會有意外收穫

最近看著FB版的「告白主奴」總是特別虐心
我覺得裡頭種種的吶喊
都是SMer心中真真實實、有血有肉的吶喊
是隱微在繩子與繩子間、一次次的高潮與高潮間、每個服從與命令之間的渴求。
渴求著多(被)愛一點、多凝視一秒、多(被)擁有一秒、多(被)占有一次…
是身而為人很深、很原初、很共有的渴望。

繩子像個隱喻,纏繞著我與你。
我想到神風與神樂在十年祭中最後的繩子,也許特別動人的原因來自於「共」綁,
而不是神樂單純的被綁。


寫太晚了,總之,我想到一首歌,覺得能夠表達無從被回應的渴望:
「親愛的主人,
奴想要問問你敢不敢,如低下又無能的奴婢一般,如此癡狂的愛你、如此不顧一切地愛你?這樣膽怯無能的我,能這樣無止盡地給出愛,為何你不能?
而你又會怎麼去想我的癡狂?我的愛在你眼中是什麼?你曾正眼看過我一眼嗎?
你到底敢不敢給出一份真切的愛?你到底在害怕什麼?你到底在逃避什麼?你到底在掩飾什麼?你到底在維護些什麼?你的愛在哪裡?你到底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沒有答案的問題。
至少能確定:你敢。





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9/5十年祭:神凪演出的花癡

[9/5]在表演後的一團混亂之中,鼓起勇氣與神凪要求合照(羞),
似乎是第一個要求合照的粉絲>////<,
還用爛爛的英文趁亂告白,跟他說我超愛今天的演出,
神凪靦腆可愛地跟我握手加擁抱,都碰到他的汗了(喂)

可惜我興奮之餘沒跟神樂姊姊拍到照,覺得十分可惜

我看了9/5&9/6的演出,最喜歡的就是神凪的這場,尤其是前段的開場、後半段的綁髮、和最後兩人綁住手那裡,繩子的質感、力量、神凪的表情和肢體語言,彼此影響著,流露著非常濃的情緒…是一起痛苦、享受的愛與欲。我偷偷落了一滴淚。

但主人表演後告訴我那其實是神凪用整個身體的力量在壓神樂,回家我們還試了一下,真的頗痛的…但是能和主人一起綁著把手拉抬起來,承受著他全身的重量,其實很幸福。


然後這幾天開始很愛嚷嚷著神凪,主人都要吃醋了,附上無真相的我,與神凪的合照!!


2014年9月4日 星期四

自責

自責。

為我自己的自滿 粗心 又自卑 不信任自己的狀態感到非常非常地自責。

身為SMer的心理工作者 身為性騷擾的倖存者 身為有的沒的性經驗(相對而言)豐富的人
卻沒有發覺妳滿滿的委屈和憤怒
卻還討論起要妳如何自己保護自己

我覺得真的是羞愧又自責又難過又無奈
感到很很很抱歉

我想這種抱歉和種種的自責
的確有部分是來自於自己沒有能力好好照顧起小小我 或是現在我的情緒
我多麼希望我能有機會再次好好照顧小小我
哪怕是出聲求救 反抗或是落個淚 留點印象都好
讓她不要受傷 不要驚慌 不要難過



曾有幾個念頭想過是否我不該繼續玩SM
想過我是否該繼續思考一下我與權力之間的關係

和督導的討論 瞬間抽空
即使暖暖的擁抱也不夠撫慰

現在
只想躲回夢裡安慰






2014年9月3日 星期三

辦公室聊天的性

夜深

想起今天在辦公室聊性
女性間瀰漫著的是競爭與比較的意味
異性間混雜著的是試探與勾引的味道
團體間流動著的是原始而自然的衝動

我隨著流 流動著

不算是刻意地順著流
而是順其自然 一半半地 心之所向地前進
就這樣來到了一個熟悉而美好的地點

我在想 若不是你的開啟與邀請
我也沒有這份勇氣 拿出真實與你們互動
畢竟性 對我而言 像是火山
我了解這座火山之於產生我生命的重要
也了解火山的強大破壞能量

過了青春期
和主人穩穩地在一塊之後 我也很少讓火山活動
(寫到這裡,想到我的夢,昨天我夢到我的初戀情人因為逃避&享受而被海淹死,死的是我的愛情與最初的性...但將會誕生新的愛情與性嗎?如海邊的維納斯一般...)

或許我不應試圖用水泥封住火山,讓它不要噴發
除了很詮釋地去看到性與早期經驗的關係
也許可以讓火山變成溫泉 變成泥江
成為萬物的滋養 成為我的特點

似乎
這是SMer日常所必須處理的事件,所必須自我整理的事件之一
就是"如何拿捏與他人間談論<性>事的尺度與角度"
如何展現自己的火山?
不嚇著別人 不封閉自己 又不以毀滅或吞噬他人為目標(這反饋也常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但又能適時展現它

雖然

雖然

雖然他媽的想爆發,但又如何社會化社會化地爆發

阿 真是藝術(茶)



2014年8月20日 星期三

想念















美麗的一晚
美麗的早晨
美麗的禮拜三
與美麗的高潮

想念主人

也想念自己


然後就要洗洗上班。END。(也太日常)



2014年8月19日 星期二

空缺-續

深夜,還有一些事情還沒做完,疲憊上身,吃了個檸檬塔,用酸酸的甜甜的味覺
那種曖昧又協調的味道
也趕不走一身的疲憊

在此時我卻想起昨天寫的文章
也想起一些片子

例如GENKI 的東西
或是類似這種用半液態狀物填滿自己的片
或是更傳統的觸手

好像也是走向一種「填補空缺」的路線
連眼睛都不放過。


寫到這裡
「填補空缺」這件事,突然讓我想到我創作的習慣:
我超熱愛把油畫、壓克力這類的媒材
刷得平坦又飽滿
我超級討厭畫面上有一點兒筆觸的
我討厭的是凹凹凸凸間那種「不完滿」的感覺,會感覺筆觸是未完成的、不完美、不好的。


但原因又是什麼呢?
空虛?寂寞?本性如此?
其實我忍不住連想到跟一堆洞有關的理論,嗯,就是那些性心理發展階段論
從口腔 肛門 到性器

彷彿是人最原初的渴望
就是這些孔洞的滿足。

求求您給我至上的滿足。


2014年8月18日 星期一

填滿我












跟你用一樣的構圖
創造類似的圖片
改上我偏好的色彩
呈現夜晚中網路的情慾
彌補白天時的空缺

因為凍結的慾望而空缺
因為忙碌而空缺
因為道德而空缺

空缺
像身上的洞
渴望被填滿

被填滿
不是因為它是陰道它是肛是嘴
而是因為他是洞

那個永遠空缺 的 洞/




2014年8月17日 星期日

凍結

當自己以習慣的模式給出邀請
卻沒有獲得意料中的回報

連半秒的回報都沒有

我覺得自己好差好差 
好羞恥好愧疚

「連這樣的方式都收不到關心」

或許只有好爸爸能夠輕輕地推開這樣的我
再輕輕地喊一聲「小丫頭」
摸摸我的頭

能夠再回到那個片刻嗎?

...........或是選擇給我一晚的回報
讓一切持續運作
好過讓此刻凍結。







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

世界

覺得在工作的時候聽到滿到翻過去一直重複的詩歌會讓我什麼事情都做不好

倒也不是特別討厭神啦什麼的

只是覺得歌詞呀 氛圍呀 曲調呀

都有一種洗腦感 而且會覺得很不耐煩

我果然很屬世界阿XD

以上




2014年7月21日 星期一

蔓越莓之日

今天去看醫生
貌似得了尿道炎還是膀胱炎之類的東東

其實拖了一個禮拜才去看

或許是因為那份尿液流過尿道的痛楚
讓我有點沉迷

是一種既痛苦
又無能為力
又極被限制
被挑逗 挑釁 擾動
卻又被禁止的慾望

化為陰蒂的疼痛

一顆顆的藥丸
紓解的不僅是發炎
而是閹割慾望後的鎮定劑






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魔鬼與自我

  Bosch《樂園》


很久之前,看過的一部電影《撒旦的情與慾》,今天意外又看了這部片的影評
在看了性成癮之後又回味,感覺不太一樣。


引自http://daimones.blogspot.tw/2010/07/antichrist.html

『…無論如何,片中的男女都以不同方式在試圖消滅魔鬼,而正是由於他們這種消滅魔鬼的行動,他們把自己變成最可怕的魔鬼。魔鬼就是人心的最底層,也是最幽深的自我,那裡有一種以他者形式存在的集體潛意識(如Jung所說),在片中則以根部密佈屍骸的大樹作為外界象徵--她在樹下自瀆及交歡一幕,既暗示Dionysian cult,也借喻與集體潛意識的接觸--淨化這深層結構,就是仇視自我以及我的根源,跟自己割斷關係。跟自己割斷關係,結果是跟他人及世界都割斷關係(於是男女要回到Eden),然而上主的本質就是建立關係,所以當一切關係都割斷後,他們就與基督完全相反……

……《失落伊甸園》最「邪惡」的福音,是告訴你世人相信和盼望的救贖不但不存在,而且更會在追求淨土的過程中不自覺地走入地獄,而更可怕的,是這個並非信則有不信則無的宗教寓言,它一直都扎根於我們的心靈,是人類最真實的墮落史。


追求淨土的過程中將走入地獄
驅趕噩耗中也遠離福音

綠色和紅色是魔鬼的顏色
純淨的白色和相對的暗是神聖的顏色
但所有的色光加在一起才得以成就白

腦海裡出現的作品是Bosch的樂園
放在這裡 突然感覺像在歌頌 歌頌世界
而性成癮的女人也變成在導演一齣惡魔的故事

突然想想 我上一篇的心得倒也不太像心得
比較像是另一個惡魔聽到召喚的合唱
歌頌著黑暗






2014年7月18日 星期五

()性愛成癮的女人




今天去二輪片電影院看了這部片《性愛成癮的女人》上下集
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很多感覺。

我想,可以順著整部片的基調,分享自己的聯想和故事。

『兒童的性慾是多元的』我相信。喬和朋友扮演青蛙磨蹭下體那段,讓我想起了大約小三的時候,約了一些朋友來我家玩,三個小女孩對身體充滿好奇,我們開心又好奇地躲到我的浴室,觀察起彼此的乳房。哦,原來她的長那樣、她的長這樣。三人待在廁所這太容易被媽媽發現了,也就草草結束。乳頭,也想起了莫約三、四歲,我伸手玩著乾爹的乳頭,小小的動作,不知道為什麼記憶至今,或許這些都是小女孩的性回憶…有個回憶也很有趣:低年級有陣子不敢上廁所,好像是很怕有紅衣小女孩之類的吧?有次我邀了四個小男生同學陪我一起去上廁所,我找了一間進去,但沒有關門,小男生們有摀著眼睛(但透過指縫吧我想)看著我在他們面前尿尿。那感覺可能是快感吧?一種暴露的快感、被視姦的快感、被視覺填滿的快感。或許,在我小四學會自慰的那刻,早就預約了窗台前的暴露興趣、和現在暴露的偏好…這簡直是最安全又有創意又滿足又便宜(要很有想像力)又可填滿所有洞的活動。

再來小喬談到朋友B
是的,我也想起了我的「朋友B」,只是我們如小喬和B一樣,某件事之後再也不連絡了。
朋友B是我國中和高中的同學。在國高中,我們聊著她等等下課要去哪間motel找哪個男人上床,那個男人又有什麼偏好。只差沒有一起去狩獵而已XD
後來,我在高中時喜歡了一個同班的女生H,H和我很要好,我們什麼都聊;但H也有女友了,女友沒辦法在性方面和H配合。我會跟B說我有多喜歡H,好想再更接近她,大概就像愛情軍師那樣。說著說著,B也和H成了好朋友,在女校,我們聊著性、聊著女人、聊著男人,一起玩同一個B帶來的跳蛋(輪流帶回家玩啦),那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玩情趣用品,絕頂昇天。後來,H來我家,H淫蕩又不滿足的身體反而向我靠近,於是我們上床,這是我第二個上床的女性。可惜H並不愛我,我只提供了身體去接納她的慾望。
再後來,B和H在一起了。大學時我再用手指證明,H的處女膜送給了B,她得一分。

電影裡也談到宗教、性和愛的關係
很有趣,我和B和A在國中都曾經是受洗的基督徒。A是國中時,那個第一個玩我的女生。
我們在國中某老師的介紹下認識這個充滿性和暴力與控制的宗教。
國二、國三時,也想擺脫這「齷齪骯髒的性慾」。我剪掉一個跳蛋的線、把我最愛的膠水瓶藏好,然後…也丟掉了部份的自己。
這份立基於宗教的骯髒感、罪感,到了和主人相遇後才逐漸消失,我選擇做完整的自己。
而B和後來也認識宗教的H,仍在罪感的性慾中載浮載沉。
甚至H在教會中放送我的事蹟,把我跟她情慾的小祕密(?)在教會中告訴大家,於是我似乎成了那個教會的巴比倫大淫婦,真是件得寵又光榮的事。

愛這件事就變得稍微複雜了一點
小喬在電影最初,曾經說過「情色在於肯定、愛是低下的直覺」;B也說,愛是性的秘方。
不能和一個男人上床超過一次這個道理我了解太深。即使是網愛、電愛,對我而言,通通都一樣。或許我愛人、頌讚人、喜歡人的天性,讓我在性裡的終極目標,其實是尋求愛(或是愛的「和旋」:定旋律)。然而我很幸運地遇到主人,可以融合一個完整和旋的男人。
但在遇到主人之前,並不是如此順利,我幾乎愛上了所有我慾望的對象。
這讓我想起在禁慾後的小喬,看了與父親回憶的樹葉標本,突然吸吮手指、開始自慰,找回性慾;而每天動盪生活的小喬,唯一的規則是回到和父親散步的公園散步。彷彿,佛洛依德的戀父弒母劇本已經悄悄上演一段時間。

一直以來,我也喜歡年長的男性,B也是。
在大一,我選擇把和男性做愛的處女之身(分真細XD)送給一個網友,一個我到現在還不知到他本名的30多歲男性。雙子座、抽菸、瘦瘦高高的A男。如小喬的第一次,不知為何地不到三分鐘A男便繳械投降(?),休息後玩玩肛交,一樣。我想到了小喬的3+5,一個羞辱的數字。但A男讓我著迷的另一點是他的菸味。七星,和爸爸一樣的七星,我記得;嘴裡的薄荷味,不知道父親的嘴是否是一樣的味道。
這件事也讓我想起電影後賽利曼說小喬是「要求權力的女人」。我想到我之所以要將第一次給A男,是因為我不願在未來有哪個「前男友」是我以後每次做愛、自慰都會惦記的人,於是我寧願給我自己選擇的一個男人,他是短暫而永恆的男人,似乎他是A男,也是父親。

關於片中的S:「K」和菲朵。
這段觸動我的是聖誕節那裡。小喬拋下小喬,選擇在K身邊成為菲朵。在菲朵對著K大喊「我要你的屌」(突然忘了電影裡怎麼翻譯那話兒???) 還撲上去親K這段,超觸動。編劇怎麼可以這麼精準啊?一定超有研究。咩,不過這段電影其實沒有太多著墨。但我自己在實踐sm的過程中,s確實是一個很父親的角色,他蘊含著權力、規則、「施予」等等的意涵。我在想這麼父親的片段在倒數第三段才出現的確是比較流暢的。羅馬四十鞭這個梗也讓我想到了我看達文西密碼的印象只剩那個會自虐的教士…

結局
小喬和p那段給我的感覺,是突然從浪漫變回真實。小喬似乎半被迫地閹割掉了性,轉移到p身上,看似慢慢走向統整的小喬,現實還是沒有放過她。
傑隆和p的3+5我以為會留在一個有點道德上被報應的結局,幸好沒有。
愛人的喬終究沒有傷害她愛的人們,但卻被人所傷害,這部片我的確立場是比較偏喬的,那幾幕我看的超心痛。q_q

最最後是那個老頭回來喬的房間把有點兒軟的屌塞入喬的穴。又是一個回到現實的提醒,導演的去角做得真好。

對了,關於「上我吧」衣服,我和B也有過討論。雖然我常被「歧視」成一個「乖女孩」,但那對我而言就是最自然的「上我吧」偽裝。主人也深知這點,於是被要求要戴眼鏡,降低一些直接的眼神訊息吧。哈哈哈。

我不知道我的結局是什麼,也或許就這樣和能彈著和旋的主人共度一生,也或許在婚後我和主人都開始發展其他的遊戲。至少我也很幸運能遇到主人,對我而言是無以回報的救贖,將「完整的我」贖回,將齷齪淫蕩的自己認回。







2014年5月9日 星期五

濕濕的正義

很久沒有寫了,就在囫圇吞棗地餵食完自己的性慾之後,登入了帳號,打打字

近況是一個處於自以為正義氛圍的圈子當中,這種正義正義的感覺讓我覺得不是太習慣,過去的環境闡述性阿攻擊阿總是身體力行的方式,在這裡,卻是用一種隔岸觀火的方式談論
雖然不是不喜歡,只是難免覺得有點做作。

然後身體還是不聽使喚,總愛在他底下時弄得床上一片濕,潮吹對我而言已經變得有點負擔,希望這種能力能夠像分配點心一樣分給一些天天盼望有潮吹經驗的女孩(?)

尤其是當主人盯著自己,羞辱自己時.....
小香的賤穴就不由自主...失去控制地噴出慾望的水
但也管不了那麼多,只想取悅主人 享受主人賜予的高潮就是了

以上


2014年1月4日 星期六

監牢

今天只出門吃一頓飯。也就是說只踏出屋子一次。
因為早上睡過頭但又要趕個報告,只好隨意吃吃後再去吃晚餐。
頗像被關在小窩裡頭的。

主人常說我是他的狗狗,所以我的房間就是他的房間(因此要好好打掃房間....|||),所以今天一整天像是被關在主人給的籠子裡。

莫名的還蠻滿足的。

而且對比外頭很冷,悶悶溫溫的房間倒很像是主人的溫暖包圍著我。

是有點悶但又幸福的一天。




2014年1月3日 星期五

完美前男人?

元旦假期,和主人一起度過了五天開心又性福的日子。
打打鬧鬧加上突如其來的捉弄玩弄(?)是主人最喜歡的小活動,
但主人這禮拜不知道打翻了什麼醋罈子,一直用香和前主人的梗鬧我。
其實香這方面的經驗真的沒有很多,仔細想想,過去每一段感情或激情吧,好像都沒有這類的困擾存在,因為不是時間維持得太短,不然就是沒太投入什麼心思(喂),因此也沒必要和身邊人提起自己的過去,也就沒有被別人吃醋之類的事,最多是我吃醋別人而已!

突然今天我意外看到鄧醫師的一篇文章,發現把裡頭的「前男友」通通換成「前主人」,或廣義一點,換成「前男人」也是非常之通順啊~

對小香而言,尤其是以下這段(括弧是我自己加的!):

...如果已經交往新的伴侶(主奴)──「身邊已經有了新情(主)人,但是我仍然和前情(主)人維持朋友關係。」這樣的人,如果我們問問:「你能否接受你的現任情(主)人,也和他的前情人(M)維持朋友關係呢?」多數答案都是:「不行!」
為什麼自己可以,但別人卻不行?人們總是認為自己的自制力比另一半好!就像飆車一樣,如果自己是駕駛:方向盤、煞車、油門都在自己可以控制的範圍裡,隨時要往右就往右、要倒車、要前進,自己都可以決定,總覺得沒甚麼好擔心的;但如果駕車的是別人,坐在一旁的自己,常會大量地擔心,不知道身旁的人會不會突然失控或失誤,把倆人一起帶向毀滅這是自己不能預期與控制的。一般認真對待彼此關係的人,不可能喜歡另一半與完美前情人(主人)有密切的互動。

我想尤其是像香和彥主人這樣有著情侶關係+SM關係的伴侶,較符合以上的句子吧。

嗯好吧,香應該要好好反省,來看看要做什麼改變才好呢。




真實














今天完成了我的報告,也在匆忙中和老師預講了一下。
把自己最在意的部分、自己最秘密的身分當作報告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對我而言,這份報告的意義不僅只是介紹所謂DSM裡頭的八種性偏好/症,
而是希望讓許多身為助人者的聽眾更理解這群人,至少,讓他們(我們?)知道還有人願意陪伴自己、知道還有人願意傾聽。單戀失戀低潮的人可以求神問卜甚至求助;那苦戀主人、與主人分開/拋棄應也有權做這些事而不被誤解。

是的,手冊裡頭其實很明確寫著必須要有六個月以上的相關行為,加上自己感到苦惱才算是症。但讓人好奇的是,準則裡的「苦惱」源自於哪裡?
有人認為是來自於所謂的閹割焦慮、來自於行為本身;
也有人認為來自於整個社會的權力建構。
這些都是助人者其實很瞭解的理論,也朗朗上口地要用not-knowing的視角看案主。
但實務上該如何做到?我想,理解對象和釐清自己的刻板印象會是個開始。
然後賦權、促成改變、看到現況。

把悲傷還給悲傷、把疼痛還給疼痛、把性慾還給性慾
然後把最真實的自己還給自己。






無上賜予

你小心奕奕的承接著媽咪的一切,即使是排泄物,對你而言,也是如此神聖吧?甚至可以說是,無上榮耀的一刻…… 從聞到味道就有排斥感,曾經嘗試舔過當衛生紙但感覺害怕,慢慢的能承接在手中一小陣子。可惜今天算是臨時之約,對調教的準備還不足,也許下次再嘗試塗抹或吞食。 有重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