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3日 星期二

夜裡的獸

今天是在自己的世界發呆與放空的一天,勉勉強強算是完成了一些既定的作業。
在家裡讓自己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所以說真是不太適合在家寫作業…

從開始認識SM到現在,其實身邊的朋友來來去去。
到現在幾乎沒有主人以外的圈內朋友。
某種程度來說我覺得是很幸福的,
但也有點寂寞。

但主人並不寂寞。我們有著自己的世界,也是一件很好很自由的事情吧。

總是悄悄在夢裡才伏出的獸,我也不曉得該怎麼稱呼它,真實卻又不真實,恐懼卻也幸福。


以上。

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今年的開始

忙碌的生活影響著網誌的更新,唉,連帶著也是一整個性慾缺缺,假日只想放空,幸好主人的來到與侍奉的過程,才感覺到一點兒原來自己還有點生氣的味道。

我的工作場域中大多是女性,一個禮拜的相處讓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在女校的環境一樣,有笑裡藏刀的社會化語言來來去去,只差沒有開水裡放異物這類的故事而已…然而這樣的情況中,不知為何地,沒有什麼力氣。之前有位挺有趣的學長還在的日子,我覺得才像是有點生氣的工作環境阿…

今天是2015.1.11,去年的年初還記得我許了個願望,我希望能為這個BDSM身分的自己留下一點什麼,不知不覺也是一年了,勉勉強強寫了一些文章,也算是達成我去年的願望。

我希望今年的自己能持續穩定地寫寫東西(這句話突然想到我的論文…嗚嗚)
記錄下我與主人的這一年。
今年是第六年。


以上。




常常想東想西的挑戰

最近自己的心情常常是平靜的,在前陣子四月的事件過後,也恰巧邁入了另一個漫長的寫作深淵(?)裡頭,好好面對自己和各種生命中曾經存在的關係。 那是一份要整理自己性歷史和家庭、人際、感情加上社會脈絡等等的練習,像要撰寫歷史故事或自傳一般的寫作作業,更慘的是還要自己詮釋自己的狀態。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