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4日 星期六

監牢

今天只出門吃一頓飯。也就是說只踏出屋子一次。
因為早上睡過頭但又要趕個報告,只好隨意吃吃後再去吃晚餐。
頗像被關在小窩裡頭的。

主人常說我是他的狗狗,所以我的房間就是他的房間(因此要好好打掃房間....|||),所以今天一整天像是被關在主人給的籠子裡。

莫名的還蠻滿足的。

而且對比外頭很冷,悶悶溫溫的房間倒很像是主人的溫暖包圍著我。

是有點悶但又幸福的一天。




2014年1月3日 星期五

完美前男人?

元旦假期,和主人一起度過了五天開心又性福的日子。
打打鬧鬧加上突如其來的捉弄玩弄(?)是主人最喜歡的小活動,
但主人這禮拜不知道打翻了什麼醋罈子,一直用香和前主人的梗鬧我。
其實香這方面的經驗真的沒有很多,仔細想想,過去每一段感情或激情吧,好像都沒有這類的困擾存在,因為不是時間維持得太短,不然就是沒太投入什麼心思(喂),因此也沒必要和身邊人提起自己的過去,也就沒有被別人吃醋之類的事,最多是我吃醋別人而已!

突然今天我意外看到鄧醫師的一篇文章,發現把裡頭的「前男友」通通換成「前主人」,或廣義一點,換成「前男人」也是非常之通順啊~

對小香而言,尤其是以下這段(括弧是我自己加的!):

...如果已經交往新的伴侶(主奴)──「身邊已經有了新情(主)人,但是我仍然和前情(主)人維持朋友關係。」這樣的人,如果我們問問:「你能否接受你的現任情(主)人,也和他的前情人(M)維持朋友關係呢?」多數答案都是:「不行!」
為什麼自己可以,但別人卻不行?人們總是認為自己的自制力比另一半好!就像飆車一樣,如果自己是駕駛:方向盤、煞車、油門都在自己可以控制的範圍裡,隨時要往右就往右、要倒車、要前進,自己都可以決定,總覺得沒甚麼好擔心的;但如果駕車的是別人,坐在一旁的自己,常會大量地擔心,不知道身旁的人會不會突然失控或失誤,把倆人一起帶向毀滅這是自己不能預期與控制的。一般認真對待彼此關係的人,不可能喜歡另一半與完美前情人(主人)有密切的互動。

我想尤其是像香和彥主人這樣有著情侶關係+SM關係的伴侶,較符合以上的句子吧。

嗯好吧,香應該要好好反省,來看看要做什麼改變才好呢。




真實














今天完成了我的報告,也在匆忙中和老師預講了一下。
把自己最在意的部分、自己最秘密的身分當作報告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對我而言,這份報告的意義不僅只是介紹所謂DSM裡頭的八種性偏好/症,
而是希望讓許多身為助人者的聽眾更理解這群人,至少,讓他們(我們?)知道還有人願意陪伴自己、知道還有人願意傾聽。單戀失戀低潮的人可以求神問卜甚至求助;那苦戀主人、與主人分開/拋棄應也有權做這些事而不被誤解。

是的,手冊裡頭其實很明確寫著必須要有六個月以上的相關行為,加上自己感到苦惱才算是症。但讓人好奇的是,準則裡的「苦惱」源自於哪裡?
有人認為是來自於所謂的閹割焦慮、來自於行為本身;
也有人認為來自於整個社會的權力建構。
這些都是助人者其實很瞭解的理論,也朗朗上口地要用not-knowing的視角看案主。
但實務上該如何做到?我想,理解對象和釐清自己的刻板印象會是個開始。
然後賦權、促成改變、看到現況。

把悲傷還給悲傷、把疼痛還給疼痛、把性慾還給性慾
然後把最真實的自己還給自己。






無上賜予

你小心奕奕的承接著媽咪的一切,即使是排泄物,對你而言,也是如此神聖吧?甚至可以說是,無上榮耀的一刻…… 從聞到味道就有排斥感,曾經嘗試舔過當衛生紙但感覺害怕,慢慢的能承接在手中一小陣子。可惜今天算是臨時之約,對調教的準備還不足,也許下次再嘗試塗抹或吞食。 有重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