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8日 星期一

《我 緩緩墜落在一個黑色的草地上 翅膀沒有用了》








2015.5
《我
緩緩墜落在一個黑色的草地上
翅膀沒有用了》








-----------------------------------------------------------------------
咳(清喉嚨

終於有時間和一個fu分享作品了。
總之很開心有這次機會和阿莫合作,我的螢幕處女秀,還有許多進步空間>////<

另外
這是我最喜歡的作品之一

想見其他創作,請點這兒

歡迎留下心得或任何想法。



感謝各位的收看XD










好好活著

最近,有個朋友的男友因為流感引發各種感染仍未脫險,我與主人昨晚(在電話裡)聊起他與我朋友,也聊到如果我們誰發生意外身亡之後,要怎麼辦的話題。

我說:如果是你意外身亡,我大概永遠不碰SM了!
主人說:我覺得妳不可能,說不定妳會開始玩多P什麼的,一邊療傷一邊被慾望填滿…感覺是個挑戰新遊戲的時候~
我說:有可能哦!但我會很糾結耶…我想我應該會常常去探望你媽你家人,偶爾去陪他們。對了,如果是我意外死亡,你要記得來我房間收拾玩具和刪照片,不能讓別人發現耶。還要幫我的花澆水照顧他們。
主人說:我覺得我應該會一陣子都不想去妳房間,意志消沉一陣子。直到你房間都長蜘蛛網很多灰塵了才會去動吧‥…
我說:你可以找個信的過的朋友陪你一起。對了,我有寫遺書啊,雖然我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喂),我還可以幫你介紹個厲害的心理師,好好談一下~~
主人說:噢,應該會找那個B或那個C陪我吧.......

我說:唉,說著說著,我都想哭了。
我說:我好想快點結婚,那你願意娶我為妻嗎(跳痛)?
主人說:妳很三八欸…
我說:噢…
主人說:當然會啦
我說:好啦,我知道你會要個正式的求婚,這不算。
主人:差不多講到這裡啦~
我說:嗯,我們要好好活著。



嗯,要好好活著。
(註:小香與主人預計明後年結婚XD,但主人還沒求婚(?),僅在口頭上討論,
所以,還不算數!!)






2015年5月13日 星期三

《夥伴》


「如果說,這是一個虛構出的世界,只有火山和類似恐龍的大型魚,似乎是個美麗的生態循環。
火山產出火山灰,因為慾望;魚啃蝕著,在血脈中竄動。
在供給與接受、火與水、骨與肉、冷與熱、動與靜、陰陽之間流淌著。
伴隨痛楚、伴隨噴發、伴隨信任、伴隨願意、伴隨牽連骨髓的血肉。
在這黑夜構築出的世界中,我們相遇。
於死亡降臨前,刻下存在過的痕跡。」


(覺得電腦顏色好像有點妙....)







2015年5月7日 星期四

《森林裡的故事》

今天不寫文字,回到本行(?),分享一下過去做的繪本…
是距今兩年前做的,紀錄一個關於進入sm圈圈,
遇到第一位主人和現在的主人的故事。



































(現在看還是很喜歡,分享給大家…歡迎留言告訴我心得XDD)



2015年5月3日 星期日

關於淹沒的劇場

「我被那個感覺淹沒了。」我假裝淺淺地說著
「我其實不會意外。」你接著說。




關於淹沒--


104.4.28(二)不清楚何時,水慢慢往胸口淹上來,這種名叫水的液體溫溫熱熱的,那是曾經碰觸過的溫度,在危急的狀況之下還能感覺到一絲的控制感,可說是不性中的大性,哈哈。我緩緩調整身子,欠欠懶腰,在腦中打開所謂「危機自救手冊」,第一條:我要區辨溫熱的水與水的溫熱。什麼鬼?好,不過危機當下的確是也沒辦法想那麼多,好,嗯,我想想,呃,可我越想越混亂,哪個這個水是那個水的?

104.4.29(三)我爬不出去這深陷的水,對我而言,它像是有流沙一樣的拉力,把我緊緊地往下拖住,我想逃開,但我覺得我越來越逃不開。我慌了,我開始做了一些於事無補的求救或掙扎,我唱歌、我跳舞、我踏地、我痛哭。我以為是能輕輕抓住我的希望,其實也只是路過而白眼,但因為我記得自救手測的第二條:「要求救」,所以我開始一直往天空打SOS,我開始覺得我是不是電影中的Pi啊,實在是太荒謬了這樣(淚)。

104.4.30(四)昨天這樣一天,老實說我也是有點累了,我開始無力地在水中載浮載沉,任由水把我帶去那裡、帶去這裡,甚至還忍不住在水裡大小便了,我不是故意的……。無奈水已經慢慢淹到脖子下巴,皮膚慢慢變皺水腫,偶爾我也吞進去幾口水…啊,我才感覺到,原來水是這個味道、嗯,這個味道也是一種熟悉的味道(除了混雜的排泄味)呢,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這是包含著「悲傷」、「分離」、「蛻變」、「不捨」、「被拋棄」、「仰望」、「聯結」、「無奈」跟…跟…啊,也並不完全一樣!今天淹上來的水,顏色其實很混雜(仔細觀察了一番),我看不清楚--它是什麼顏色。

104.5.1(五)我想起了你。我曾因為你掉入類似的水裡,不過有點不太一樣就是了。於是親愛的你願意聽聽我在水裡的感覺,尤其是我現在已經漸漸腫脹的皮膚的感覺,我覺得那彷彿一撕就會剝落的腫脹、一碰就會炸出黃色膿泡的疼痛,而水已經不太像水,好像正在折磨我的液體,往我的毛孔、指甲的縫隙、陰道、肛門、鼻孔、耳朵裡緩緩滲入、緩緩滲入、緩緩滲入……我原本以為這莫名而來的淹水會逐日消退,沒想到會演變成如今現況。我沒有任何任何的著力點,我除了賣力地將臉和鼻孔往水面上抬,盡力地告訴你、扯開喉嚨也要吼著也要告訴你,我發生了什麼事,我好像才能讓這水退去。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我前幾天認真看的急救手冊第N條,還是一個無知的信仰,總之我相信。
這天,我記得你說了很多話,我也記得,你說你懂,你說「我不意外」。
我其實其實很想哭,你知道,我一直都是一個很愛哭的人,但我有一點點的哭不出來,因為我不太允許自己因為一攤莫名其妙的水而哭泣,甚至為這攤水增加那1c.c.的水量。

104.5.2(六)不知道是不是退潮的時間,水已經慢慢退去。皮膚疼痛依然、肢體麻木依然,我光著身子站在池塘裡,我沒有辦法移動身體,老實說我已經有點搞不清楚是我「無法」移動還是我「不想」移動。來來去去地有些人潮,我已經無法分辨他們對我做了些什麼,我只感覺到慌張和些許的恐懼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天色漸暗,因為手腕的疼痛而緩緩清醒,上頭似乎有被麻繩綑綁過的痕跡,下體似乎也曾經被使用著,我感覺著疼痛,彷彿也正告訴我我還活著、我還活著。只是此刻的活著有什麼用呢?我想做什麼?我能做什麼?

我低頭看著浮腫的軀幹,疼痛持續地侵襲而來,我使盡力氣爬上池塘(我似乎慢慢想起我是怎麼掉進去的了)。

我還沒辦法走
還沒辦法開心地唱歌

但我好像能哭
好像能閉上眼休息
等這場水難靜靜退去


再好好地唱歌。




D/s想法整理-2:邊界感

由於上次先書寫了關於「安全感」,這次就來書寫關於相對於它的「邊界感」吧。 提醒 :在BDSM這遼闊的世界中,從來就沒有解答或標準答案,無論哪篇文章都不是正確答案,包括現在你在看的這篇。只有:最適合你(們)的答案。另外寫作的脈絡跟自己的實踐背景&個人專業背景有關,相關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