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3日 星期日

罪疚感與犧牲

在Melanie Klein的視框之下,引領我們看見最初存在於人身上的現象。


母親如此美好、乳房如此滋養,在認同、攝入奶水,填飽來自本能的肚子疼痛/飢餓的歷程中,同時也嫉羨著它的美好功能。伴隨嫉羨的是一股憤怒,那是我所沒有的,我要從妳身上掠取得來。於是更使勁地往一切美好的、嚮往的、豐沛的客體狩獵,貪婪地、貪婪地、無止盡地企圖占為己有,彷彿我期待,這世界所有的美好都屬於我擁有。

在幻想中的征戰,不論於道德層面或是實際的情況,都不可能有完全佔有、掠取、攻陷此美好的一天。成長歷程中必然的挫敗與憂鬱、對掠奪母親的罪疚感,亦是必然從中升起的感受。

然而,「罪疚感」仍很有可能過於脹大,到個體難以控制。
於是長出為了贖罪的「犧牲」。

伴隨母親真實地在生產過程中的困難、身為非她能力所及能扶養的孩子,在現實層次上,我算是蠻成功地佔有了母親,使她痛苦、使她無法哺育其它手足、使她把我送給她母親照顧。同時,她成功地把兒時想像中的孩子還給她母親,而我也成功使母親不再是母親,她在此刻更近於一個女孩。

不知從哪時候開始運作的嫉羨與更多的生活現實,慢慢囤積起我滿滿的罪疚感,帶起了贖罪的犧牲。

這份犧牲使我不曾畏懼,不曾害怕任何的討愛者,綑綁、疼痛、性調、穿刺、聖水或血,只要情境之下允許,過去的我,從來不曾感覺到害怕。「如果主人喜歡,那就是我喜歡的。」並將此做為我所信奉格言。像是個擁有過於濫情又Icup的乳房一樣,使盡力氣地奉獻與犧牲。實際上,我享受著提供的歷程中我所真正獲得的犧牲:扮演著曾經我所期待的好母親的樣子,同時,我也扮演著好小孩,像玩家家酒一樣,用行動演出我的渴望。

不知從何開始,骨子裡最深最深的渴望是輪姦,渴望被大於三人以上狠狠地啃食使用。然而,暗度陳倉的是更多的罪疚感與贖罪的焦慮。在六歲前我在快樂的外婆家長大,家裡的兄弟姊妹卻飽受我爸暴力與酒精的威脅。過去的我,總是可以很得意又理所當然地覺得「外婆家比較好」,實際上,潛抑更多的,是一份來自於倖存者的不安。

同時也使我想起,在被主人狠狠地抽插中,每次眼神看著主人、喊著一次又一次的「對不起」、「對不起」…總使我越來越興奮。彷彿在被父親、懲罰的陽具施虐後、責罰與以身體獻祭般地贖罪後,我才能夠被父親--母親的愛人,所深深地原諒。



「害怕」,久違的害怕,實際上我是害怕的。
我無法將自己的每一寸骨肉或每一滴血或淚都奉獻給你們。
因為我無法給出如此之多
我也害怕被你們掠奪至盡
同時我也不希望你們成為我贖罪的工具。

以上。












2015年9月10日 星期四

眷戀孤獨

跟主人以外的男人在夜晚單獨喝酒,Y是第一人。

今早醒來,眼睛水腫,老實說對於昨晚到到底底發生什麼事情,拼湊起來是有些困難。去念書、去吃飯、去喝酒,還有聊天。

我記得下午看了什麼書、打了什麼電話、喝了什麼咖啡。
記得晚餐松板豬套餐的味道、記得檸檬紅茶的酸甜、記得椅子和太涼的冷氣。
也記得我喝了一罐百威、一罐海尼根,還有把一些鱈魚相絲打結來吃。
我應該也記得總共去上了五次廁所。

偏偏就是忘記到底實際上跟Y聊了什麼。
不過,說是忘記倒也不算是全部忘記,但現在存在腦海裡的只剩一塊一塊的片狀物,還記著某些很重要的話題與內容;但對於歷程,怎麼會從那裡到這裡、從這裡到那裡,中間那條重要重要重要的線,卻不見了。

是啊,是「不見」,到底去哪裡了?
不過,很有可能是我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太在意這樣的線(不過也忘得太徹底)。
也許就像是,從一開始,我就選擇讓自己泡在類似於溫水的池子裡,喃喃地說著夢話。
用白日夢的夢話再伴隨著夢遊吧,我猜。

矛盾的是,我實際上是醒著的。自我還是蠻盡責地拎好想要失控的本我。
盡責又(他媽的)固執地,囤積著那滿山滿谷,從孤獨而來的慾望與毀滅、生與死的渴望。
在這彼此都清楚明瞭無比的界限上--試探,與遊戲。


鬼,突然腦海裡冒出這個詞彙:歸不去,沒有歸屬自己的位置。
我是個極度怕鬼的人(光是剛剛google了一下到底鬼是什麼意思就快嚇翻了),
而Y就某個程度而言與我完全相反(但太亮與太暗又有什麼差別呢?)。

於是這夜,就變成了一場鬼的遊戲。


而這場遊戲中的我們,最大的差別在於:我在夢裡,你在戰場裡。





最後:
1.這場遊戲是蠻有趣的,我也蠻感謝你陪我一晚。
2.鬼是蠻厲害的啦可以穿牆飛翔,但還是希望我們都超渡成功(啥XD)。
3.你是個很有趣的朋友


報告完畢  。






2015年9月9日 星期三

孤獨與慾望

關於孤獨:

在今年這個夏天以前,
很長、很長一陣子,我將「孤獨」感與「性慾」畫上等號。
有時,也會將「孤獨」與「戀愛的感覺」畫上等號。


也許是從我意外地翻了我哥的H漫,開始知道什麼叫做自慰和高潮之後。
也許是從我開始發育,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容易被他人慾望的時候。
也許是從我國中跟第一個女孩A做愛之後(關於這些故事)。
也許是從在奇摩聊天室開始,面對螢幕前一個又一個不認識的暱稱,卻能燃起慾望的時候。

上了大學的第一年,這份假裝性慾的孤獨更是蔓延到不可收拾。
曾經以為,在一片茫茫的空蕩中,我可以抓住些什麼、吞進去什麼。
畢竟我是如此奮力、不顧一切地抓著、吶喊著。
以為這世界就像《藝妓回憶錄》還是什麼等等之類的故事一樣,總會出現一個瀟灑又有情的男子,把待在這樣日子的我贖走,從此不必再是一個人。


然而實際上,這是持續用孤獨填補孤獨的日子。
彷彿在黑色的紙上,死命地塗上黑色,它最終還是黑的。


我想,孤獨,它實則什麼也不是。


就我的話語而言,它就是「孤獨」。它就像是在座標上的原點,那個唯一什麼都「沒有」的點--除了自己,沒有他人,而每一個人來到這世界上,本來本來,就是「一個人」的。
往座標的右邊走,是披上吶喊的外衣,尋求生命與某種渴望、連結;往左走,則像是投入近似於死亡的甜蜜當中。

而且不論往哪個方向走,這個點,永遠都嚷嚷地提醒:我在這裡。
尖銳地嘲諷著任何抵抗原點的努力。


總會的。總會在某些片刻,某些移動到下個點的片刻,聽見這刺耳又清晰的嘲諷。

其實,比起性愛,我真正需要的,不過只是有另一個人看著我,那個在原點孤獨著的自己,
告訴我:「我看見妳了。妳與我一樣,身而為人,我們都是孤獨的。」












-----------------------
後記:
1.感謝w先生,在這個夏天的尾巴,蠻特別地存在著。使我很意外地整理出這些想法。

2.名詞解釋一下:這裡的孤獨一詞意近於存在主義中的孤獨。近似於:孤獨是沒有別人,只有自己;寂寞是心中有人,身邊卻沒有他。








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溫溫der

1.昨天莫名其妙就睡不好了,不知道為什麼昨天也剛好許多人都睡不好。
所以現在我其實已經快要睡著了(暈。


2.前幾天網誌因為突然有個fu就又開始較頻繁地寫了起來,也意外有點時間認識新朋友。這幾天覺得開心。


3.然後發現原來我的網誌風格真的還蠻神秘的,據說(?)那是一種明明硬到發紫又流水卻又射不出來的淫蕩感、貌似乾淨純潔卻流動著濃濃的慾望感。
嘖嘖,這好像就是我喜歡的路線欸(然後覺得自己有個S骨XDDD)用少女的詞彙來說,這樣才浪漫嘛~腦中馬上浮現 再靠近一點點~就讓你牽手 再勇敢一點點~我就跟你走的少女歌詞(咳咳。







也許吧,文字就如現實生活中的自己,只是更看清楚自己文字的風格後,還真有點不甘心(雖然這是一直都知道的事)。總是在兩個極端的世界、兩個極端的風格與認同之中游移--從家庭到專業領域上,到自己的慾望對像,我像是個不屬於任何類別的分歧者(!?)。然而漸漸的,似乎找到哪一個小圈圈或某領域有個歸屬,也不再是那麼重要的事。也許那是因為如叛亂者(分歧者第二集)的電影所說,「超越類別」才是更有趣的選項(不過老實說是頗孤單的一件事吧)。更何況自己身邊也有個如四號一般,同樣也分歧分歧的傲嬌主人。好像至少、至少,在他身邊,我無疑地是歸屬於他的,這點總是讓我覺得非常非常安心。

好像有這份歸屬就夠了,要飛去多遠多遠,都不用害怕。



總結:希望自己在要射不射、要高潮不高潮的中間地帶裡,找個爽爽的坐位繼續糾纏下去。


以上。XD





2015年9月2日 星期三

關於網誌與豬的省思



















因為很喜歡這書中關於豬的解釋就拍下來了。

其實寫文章寫到今天總覺得很想換的網誌名稱,因為我深深地覺得我的文筆實在是不太配用「日常」兩個字,因為就很不日常嘛(喂XD。

從以前到現在的文章我好像都不太在意到底觀看者的想法是什麼,或是在意能不能夠引起他人的什麼慾望或省思或知識(欸不過還是很歡迎大家回響的啦XDD)。老實說,就是很任性地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就很隨意地讓文字跳到電腦螢幕上。常常連我自己看的都覺得「這是三小!(驚」(靠也太不負責任了吧這作者)。所以呢,其實我的文字內容之能指不太重要,重要的也許是某種文字中的味道。也許生活中真的發生了某些那些事情,但我其實對於描述某些那些事情的來龍去脈興趣不高,因為我覺得生活過得比我精彩又有趣的人兒多的是,呃,好啦其實就是作者我懶的講故事(喂喂。

我覺得寫到現在,我喜歡寫的東西是我心中的小劇場到底發生了什麼鬼事。描述現實生活中的事件可能很無聊,也不是我擅長的(雖然說這好像是可以練習的),所以就寫那事件背後的荒誕又有趣的小劇場吧。

然後網誌名稱等我靈光一閃時再來改。





幽傷的折磨

前言:
其實我覺得我這人蠻自私的,想講話的時候就講話,不想講話或沒事想講的時候就整個消失,我基本上就是個沒良心的傢伙(淚。

好,不過我還是要講話惹。

----------------------
2015.9.02 晚上1:11

這些日子以來,我們離開了他,又像過往那樣生活著。

唯一不同的是,我認識了你、你認識了我,我認識了你們、你們認識了我,以及他。在過程裡每個人用著不同的力量,翻攪著自己與他接觸的方式,並在那之後,或持續地、或用不同方式持續這趟力量的翻攪。而我清楚,我們並沒有能力阻止這樣的力量延續。

也許是來自潛意識的邀請、來自幻想的勾兌、來自互相取暖的幽傷。

其實對我而言,持續的逼近除了意識上的歡愉之外,更多的是骨肉間的折磨。

螢幕上的文字偶爾從筆電或手機裡冒出來,也許是關於你的反思、也許是關於我的情感。漸漸地漸漸地,我總是又嗅到了類似的氣味。我其實有點討厭自己越來越快聞到味道,也更討厭自己已然明瞭勾兌下的意義,畢竟這對我而言是熟悉的味道。多希望自己如年少那樣,不顧一切中帶著犧牲或從容就義之類的魯莽,投入你的折磨當中。

這份折磨--彷若我是劇場上的寡婦,我們一起失去了撐起世界的男人,而你,在我面前向我保證、拿出你所有的金錢與智慧向我保證:「不用害怕,我會永遠守護你們。」我不懂你的意圖,也許,你窮盡一生便是在等待這刻,等待超越權威、取代權威並占有世界的這刻;又或許,你甘願傳承了他的所有,並發願再更青出於他。

幾近下跪的你,我其實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與分裂。衝動的是,將毫無遮掩的自己又再一次交出,與你相互折磨與高潮,並在你懷裡死去。同時,我也幾乎理性又無趣地止住自己--止住自己又即將飛蛾撲火的獻祭。

是心疼嗎?

也許是吧,我希望我們能夠一起抱頭痛哭之類的,
哀悼逝去的他、哀悼已然變化的世界、哀悼已不再是我們的我們,
與哀悼我們又該死地、孤獨地誕生。




句號。









D/s想法整理-2:邊界感

由於上次先書寫了關於「安全感」,這次就來書寫關於相對於它的「邊界感」吧。 提醒 :在BDSM這遼闊的世界中,從來就沒有解答或標準答案,無論哪篇文章都不是正確答案,包括現在你在看的這篇。只有:最適合你(們)的答案。另外寫作的脈絡跟自己的實踐背景&個人專業背景有關,相關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