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幻想故事1

**不一定有2的《幻想文1》**

一個午後,我與三位男士進入Motel。分別是我的主人,以及我的小寵物和小賤貨。
入房後,我命令小寵物及小賤貨退去屬於外面生活的衣物、身份及尊嚴。兩位跪在地上,手背在後面,渴望的眼神看著我,等候發落。

我舒適的坐在房內有靠背長沙發上,踩著黑色高跟鞋、短裙及黑色蕾絲長罩衫。主人坐在稍離我遠一些的沙發上,暗示著我可以隨意的開始今天的遊戲。

「過來跪好」我說。小寵物及小賤貨像狗狗一樣,四腳爬過來到我的腳邊。兩人的賤屌早已勃起,小賤貨等不及地用臉開始蹭著我的小腿表示撒嬌,在沒獲得允許下,開始舔我的腳背。「我有說可以享用了嗎?小賤貨」話沒說完,我用高跟鞋跟踩上小賤貨的大腿。「還記得要說什麼呢?不乖的狗狗」我邊說,邊加重腳上的力道,左右旋轉。小賤貨低著頭,吞吞吐吐的說「請、請、請公主羞辱我,請公主允許小賤貨,舔公主的腳趾……」「用哪裡舔?為什麼我要讓你舔?」小賤貨羞的頭快埋到地上,繼續說「因為我很賤、很下賤,求求公主,讓淫賤的我用舌頭…服侍主人。」我轉過頭看向小寵物,也掃視著小賤貨,像是視姦著他倆。同時將雙腿交叉翹起,說「來吧,服侍公主的雙腳。」

  兩人帶著渴望卻小心翼翼的捧著我的腳,照著之前調教的規矩,先仔細的親吻腳背,再將高跟鞋小心地退去,接著用嗅覺品嚐鞋子內部和雙腳的味道,再輕輕的、大面積的舔食和包復腳趾。小寵物和小賤貨兩人都已有相當的調教經驗,因此在技巧上算是非常熟練;但小賤貨則略顯生疏,害羞又著急的個性,使他總是太操之過急。而小寵物已開始將我的腳趾一根根地用舌尖略過、同時加重吸吮的力道,環繞著腳趾頭,一根接一根地服侍舔食。我則全身放鬆在沙發上,輕輕闔上雙眼,放開著肢體,享受這難得的服侍、享受這舌間來回的過程中,欲望與欲望間的敞開和奉獻。

  一段時間過去,主人起身,我看見他早已挺立的肉棒在我面前。不等著我多說,直接拽著我的頭髮到床上,掰開我的雙腿,直接進入我早已濕潤的下體。小寵物及小賤貨明白,這時候的他們雖然什麼都不必刻意做,只需跪在床邊隨侍,也算是他們守護公主的時刻。

  主人將我綑綁並封嘴,將我發言和行動的自由剝奪。主人並沒有多說什麼,只用肉棒一次次、用力的進入我的淫穴。「記得妳的身份」主人說,賞了巴掌,一下又一下。

  姿勢換到我與主人面對面,我的雙腳伸直。主人對著小賤貨和小寵物說「來吧」示意著,是時候給狗狗們一點飼料了。小寵物和小賤貨,一人享用著我的一支腳,跪著用舌頭服侍著腳趾,同時打起手槍。我全身接受著高強度的刺激,容易高潮的我,已經不知道來到第幾次的收縮……。

  主人又將我的眼睛用白色棉質布條矇起,這是他最喜歡的材質。視覺被剝奪的我,高潮又更加的容易……恍惚間,我依稀感覺到主人喚了小寵物(或是小賤貨?)允許進入我的身體。像是飢渴許久的野獸,被更加暴力粗魯的衝撞著……小寵物和小賤貨,也同時用賤屌進入我的淫穴和肛門「公主、公主……唔唔……」他們已情不自禁的呻吟、輕喊著。被自己的sub狂幹一向是最羞辱Dom身份的我,我已分不清楚,這是身為Dom的我被摧毀的快感?還是身為m的我受羞辱的快感?我只知道,我已在一次次瘋狂的高潮中,交出自己……與主人、與小寵物、小賤貨,一起達到意識的邊緣。


句號。











4 則留言:

  1. 這種「夾在中間」的位階,同時可以享受 Dom 和 Sub 的體驗,的確是 SW 的專屬享受!

    最後那段被「兩隻寵物」進入的那段將這種體驗描寫得很棒!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齁是齁這種享受真的超爽der~~~~~~~~~~~~
      榮登我最近的性幻想第一名!!
      寫完我自己都濕到不行啊啊啊

      刪除
    2. 哈哈 完全可以想像! 我自己每次寫東西也都會有感覺下體在分泌東西 (遮臉)

      刪除

D/s想法整理-2:邊界感

由於上次先書寫了關於「安全感」,這次就來書寫關於相對於它的「邊界感」吧。 提醒 :在BDSM這遼闊的世界中,從來就沒有解答或標準答案,無論哪篇文章都不是正確答案,包括現在你在看的這篇。只有:最適合你(們)的答案。另外寫作的脈絡跟自己的實踐背景&個人專業背景有關,相關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