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26日 星期二

誤打誤撞撿到貓咪

這幾天推特FB上的朋友或讀者們應該都知道,我神祕地多了一位小貓咪女sub塔娜。然而這一切的開端其實很誤會,整個就是誤打誤撞練成的關係,總之這篇文章來說明介紹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111.7.16週六,好友一群人約吃燒烤+府中未命名玩樂

原本的計畫是,下午我去錄sub味,晚上難得北上所以跟大家約吃飯和玩樂,基於難得北上這點,我在錄音之前還計畫去板橋大遠百買衣服,因為我住台中,台中的大遠百離我家很遠停車又不方便,所以想說在錄音之前的一小時多去迅速採購,是那種有看好店家的目標性採購。但因為要買的東西是衣服,所以想說揪一個人來幫我看,於是我從晚上那攤燒烤活動中約了一個人,而這群人裡面唯一沒有一對一對的,就是塔娜了。當然不只這樣,我認識塔娜除了因為這群朋友的關係之外,之前就常在推特上看到她發文,不管是徵女S或是徵陳珊妮的演唱會同行,我都一直在觀察這個人,但就一直覺得她話很多,加上我又不喜歡吃芋頭,覺得就是一個可愛但普通的推友。


時間:見到她的那秒。

哇,是個瘦弱的妹子,長得像我足不出戶的小姑,感覺身體不太好,聲音不能稱得上可愛,但很熱心,又有點奇怪,明明很怕疫情卻在板橋車站大廳吃貝果???我黑人問號。


時間:陪我逛街約11:00-12:00

很貼心,默默地會幫我拿東西,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問問圈內八卦。


時間:錄音

比我想像中的快,大概15:30就結束了。怎麼辦?我心想。嗯,距離17:00吃飯還有一陣子,我們先去check-in再說,反正我在府中那邊廝混了很久已經像是我的第三個故鄉,熟門熟路,要逛街要吃飯要吃冰,去哪裡都可以。此時,我根本沒有想到還有「房間行程」這個選項。


時間:Check-in結束,上樓

我坐在椅子上,冏了,我以為這個房型有沙發,應該可以兩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結果現在沒有沙發,我只能坐在辦公椅子上,那塔娜可以坐哪裡呢?好緊張喔~要不要看電視還是去逛街?


就在此時

她在我腳邊坐下,頭靠在我的大腿。


事情從這邊開始就有點神祕了,以下會分成兩種視角。

塔娜心中OS:好尷尬!怎麼辦!救命!

玫瑰心中OS:????我完全不知道她要做什麼。


塔娜覺得,因為我很少參加聚會,所以如果有房間行程,至少是在室內,一對一,我比較能跟她互動,所謂的互動就是玩玩散鞭或是輕調教互動這樣的行為,對她來說,是對我的貼心與邀請。然而,那時候的我,其實非常焦慮,我在意的是小瓜,這樣好嗎?這樣好嗎?這樣好嗎?我很緊張,很困惑,不知道要怎麼辦。那時候的我覺得,只有「在關係裡頭」才能玩樂,所以過去不管是什麼性別的sub或是m邀請我「互動」,我其實都是各種奇奇怪怪的理由拒絕大家,家裡有事、工作很忙,反正,不能就對了(各位不好意思啊~)。一方面是,我傷害過小瓜,不想讓他受傷或失望,在意他的感受……有的沒的。但這個信念走到現在,對我來說,很明顯的有點累了。於是,在房間裡的時候,我一邊調適自己的焦慮,一邊感受那個在當下的我和塔娜,帶著有點搞笑的理性+感性在感受這一切。


她因為坐在地上,於是我請她(乾脆)跪著,那既然跪著,就想到戀足,這個邏輯是,因為走了一天的路,我覺得我現在的腳一定超臭,所以既然我們都在房間了,基於一種邀請朋友吃名產的概念(我認真),我邀請塔娜聞看看我的腳。她一開始有點愣住,我叫她放鬆,她就真的很放鬆,輕輕地聞著我的腳……


ok,這篇文不是調教紀錄,因為那個現場不是!

開始一個很搞笑的循環:她輕輕地聞,我問她一個很智障的問題,她輕輕地聞,我再問一個很分心的話題。這是一個打岔的技術(我認真),有時如果訪談的人有點失控,可以透過問問題打斷他的滔滔不絕,使他在心理空間&現實空間做來回切換,不至於太過沉溺在心理空間。

那個房間行程,大概是這樣,我一直打斷她體驗,要她進入又馬上退出情境。她事後一直碎碎念個不停(根本是嫌棄),說沒有見過女王這麼尷尬,建立關係之後還跟我透漏說,她以為我不會調教,網誌該不會是假的吧!她說我以為獵物到嘴邊女王就會吃掉!她也說,她坐在我腿邊那個動作,她對好多女王都會這樣。


我那天晚上回到房間,我的筆記是這樣寫的「謝謝她讓我知道,我可以擁有更多(在聚會上的玩樂技能Get!開心!)」、「我有點不知道她想要什麼,我可能很難跟她建立更深的關係」我著迷那種獵物專屬於我的感覺,如果獵物跟每個人都會有興趣,那其實等於我不一定要吃她,她也不一定要被我吃。


感覺各位讀者的困惑可能越來越多了,那到底?!我們是怎麼建立關係的XDDD???


之後那個週間,她會來跟我聊天。(此時的時間軸是,塔娜以為我們彼此暈船,但其實沒有)

但她那種主動和認真的感覺,她提議要試試看「實習主奴」,我不討厭,因此開始第一天,到了第二天晚上,她急著問我說,那到底實習要實習到什麼時候?所謂實習是因為想要轉正,如果沒有確定的時間,她會很焦慮,不知道自己要放多少自己在關係裡面。


我被逼急了,我一邊焦慮要怎麼跟小瓜說,小瓜是個大醋桶,我關心他家人他也會吃醋的傢伙,我覺得要讓他知道根本太困難,我很猶豫但我清晰地跟塔娜說,「我們先當朋友吧!我們還不認識彼此,我不想要我現在答應妳是因為捨不得妳難過或是想要拯救妳,才莫名答應跟妳建立關係」她在電話裡哭到不行,我有點慌張,但很肯定。那個晚上我想著,我果然不適合同時有兩個奴吧!工作還是最不會背叛我的事情!


隔天,她去見她的朋友和個管等等人,她還是回來跟我說她的想法(我以為我們就到這裡結束了)。

讓我覺得這個人還可以相處看看的點是,她承認了她自己的脆弱與不足,她說她沒有好好建立過關係,推特寫的其實也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做到……好多好多,並且真的不再逼我做什麼決定,她變得柔軟一點了。此時,我覺得她是個有趣的人,也是一個有彈性的人。


過了一天,發現塔娜的前同事是崽崽。如果說我告訴小瓜的焦慮程度是99分,告訴崽崽也不過是90分,畢竟我是她單向認定的女主人。很神奇的,這個90分瞬間沒問題。崽崽還說,如果是塔娜她可以!!(雀躍貌)


時間:週五111.7.22晚上

我跟塔娜聊天,小瓜打電話來,我突然~~覺得好像可以跟小瓜說這號人物,於是我就說了。小瓜臨時約我隔天23號去找他,他突然主動提出「要不要邀塔娜一起來?」突然那個99分,像是夜市氣球一樣被不知哪來的BB槍一槍射爆,我只能說是緣分或是冥冥之中的安排,突然,什麼困難都沒有了。


時間:111.7.23(六)晚上,板橋旅館

那是一張很大的雙人床,我們很老實地說要加人,雖然加的補品廢廢的。

三個人一番小玩樂之後,我躺在中間,塔娜窩在我的左手臂,抬頭仰望我,原本有點機歪有點攻擊性問問題很愛咄咄逼人的傢伙,在此時因為慾望、因為疼痛、因為我而眼神變得柔軟,我覺得好像,好像她就是上天派來的禮物。小瓜也因為她,我們之間突然不再只是「繼續」或是「結束」這樣的二選題,小瓜出來他的洞穴了,而且能跟她處的還不錯,我很開心。


我能給的好像不多,我也不是追求多奴的主人,繩縛技術又不好,個性害羞低調,加上跟小瓜相處了四年,其實好多我以前寫的東西,我都覺得好困惑。什麼是歸屬?什麼是DS?我成為主人對妳的意義是什麼?對我的意義又是什麼?想了好多,至少我知道,妳是個可以跟我合作的sub,我想要我是開心的,我想要享受慾望中的感覺,體驗更多的我自己。


很開心遇到妳,白色小貓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誤打誤撞撿到貓咪

這幾天推特FB上的朋友或讀者們應該都知道,我神祕地多了一位小貓咪女sub塔娜。然而這一切的開端其實很誤會,整個就是誤打誤撞練成的關係,總之這篇文章來說明介紹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111.7.16週六,好友一群人約吃燒烤+府中未命名玩樂 原本的計畫是,下午我去錄sub味,晚上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