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8日 星期日

D/s反思-8:DID,作為Ds的序曲

DID指的是Damsel in Distress,陷入危機中的女性,詳細可點我家老公的網誌參考。DID是我老公最喜歡的項目,他開過相關的社團、家族(透漏年紀),也常在不同的網站中寫文章分享他的想法和故事。不過他比較低調,也常嚷嚷著想關掉社團,畢竟DID跟「綁架」常常混為一談,礙於法令實在有管理與分享上的難度,有時也擔心社團的經營者所連帶的法律責任。

因為老公的關係,DID可以算是我實踐最久的項目,不過並不是我的主要興趣,只能說我對Ds的想法有很多是來自於跟老公的討論,有些是他的觀察反思,有些則是我自身的體會。

老公常說,有很多跟他交流的S,常常把人制伏之後就「不知道要幹嘛」,彷彿是為了制伏而制伏。對他而言,每段BDSM關係的前戲,可以說是一種DID的過程──不論是Ds或是Sm或是BD,因為我自己比較熟也比較有興趣Ds,本文就只聚焦在「Ds的前戲即為DID」這個點來做比較實驗性的分享。另外也需排除付費式的DS關係。


提醒:在BDSM這遼闊的世界中,從來就沒有解答或標準答案,無論哪篇文章都不是正確答案,包括現在你在看的這篇。只有:最適合你(們)的答案。另外寫作的脈絡跟自己的實踐背景&個人專業背景有關,相關資訊如右邊簡介。歡迎將有共鳴的想法嘗試實踐,也歡迎討論交流~。

在Ds關係的最初,剛認識的兩個人,彼此對彼此資訊的掌握並不多,頂多只知道對方的偏好與屬性,基於「人格平等(延伸閱讀:D/s思考-4:人格平等)」的觀念下,兩個同好進行互相面試、試探和觀察的狀態。那Ds的sub是如何逐漸地服從Dom呢?光是回答「氣場」、「經驗」、「美貌」等等的,只能說那是一個個優勢,頂多像是擒拿術的其中一招。如何在糖果的「誘拐」與棍棒的「制伏」當中拿捏平衡,在「一招斃命」與「欣賞掙扎」之中取得完美比例,我想,是值得想想的有趣事情。

舉一些具體的例子好了。

在心理上,sub並不會從認識Dom的第一天開始,就數值穩定上升地服從Dom,不會是那種,我對你1分的好,你就增加對我1分的喜歡;對你5分的好,你便對我增加5分的喜歡;或是我有99分的美貌,你就會喜歡我99分,並不會!即使是對我死心踏地的小瓜也是一樣。常常數值的增減會因為雙方的「個人因素」而更多或更少,而這個「個人因素」除了我之前寫過的「安全感」啦、尊重啦等等的非常基本的因素外,還有很多很多不可控制的因素,例如一些彼此對「人」的個人偏好,或是出自於自尊的抵抗……等等。我認為,這個過程其實很像DID當中那種「反覆掙扎」的過程。許多自然界的動物亦然(延伸閱讀:關於貓科動物玩獵物),在獵物時,很多會有一段在受制與反抗中拉扯的過程,這是自然而然的事。在理解這是一個自然的過程後,也許可以更欣賞sub的反抗(適時的反抗我是覺得蠻可愛的啦),也可以想想自己身上還有沒有什麼能使sub受制的方法,是要「進攻」?「誘拐」?抑或是給予空間地欲擒故縱?

在實際調教方面,以DID作為一段Ds主奴的調教開場,也是一個很有趣的方式。例如,進到旅館之後,把鞋子脫掉(純粹是不要弄髒旅館地毯的意思XD),在兩個人都「衣著完好」的情況下開始「打架」。特別強調衣著完好的意思是,在心理意義上,衣服穿好的狀態是「人類」的狀態,透過「打架」,在力氣、擒拿等技巧上一較高下而退下對方的衣物,即身為人類的尊嚴、身為男人的面子或偽裝之類的被對方一一卸除,最後再替他安上項圈,身心服從,即是一段具現化的Ds歷程。

另外,關於「打架」,可以自訂一些你們之間的規則,例如我老公就很不喜歡對方用指甲掐、咬人這些容易留下傷痕的方法。而對女S來說可以學一些擒拿,可能會更能達到想要的效果;不然就是要男m要「識相的」主動放棄自己的力量,不過可能就沒有那麼盡興了。

最後也想補充一點,以DID來看「臣服與反抗中拉扯的過程」只是一個觀點,那種又想臣服又不願臣服的拉扯其實還有很多觀點可以去分析,例如出自於人性自尊的抗拒等等的,有機會再來分享。除此之外我也相信還有很多很多觀點可以去看這件事。

Ds的序曲即為DID,在身心使勁掙扎、試探與挑戰Dom之後的臣服,是紮實而具體的、身體與心靈共同的降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D/s反思-9:主奴情侶11年小記

好像被敲碗這個主題很久了,直到現在才有心情好好寫,一方面是最近跟朋友聊到相關的話題,另一方面是最近對此比較有頭緒了,也在一個感情相對穩定的階段,所以來寫寫相關的心得。但由於忘記我之前是否有提過我跟我家老公的事情,如果有重複的部分,就當作給初次看我文章的人前情提要吧。 BDSM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