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10日 星期三

D/s反思-17:名字,荊棘般的咒語

即使現在我主要在圈內活動的認同是玫瑰,但我其實還是對我自己m的部分感到好奇,譬如,她現在的樣子是什麼?她如何跟女王的我自己合作?她現在的喜好又是什麼?……等等,其實都是讓我感到好奇的部分。然而,讓我至今最好奇與困惑的,應該是「為什麼過去我以香織的身分在圈內活動的時候,我都感到身心的不適?」例如頭暈到不行、沒發生什麼事卻覺得很窘迫、眼睛很難睜開很乾想睡覺……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翻翻我2013~2015之間的文章,其實我當時參加的活動不多(對啦現在參加的也不多XD)我記得參加最有印象的活動,大概是2015年5月的禁羈民主與惡趣記憶的研討會,以及幾次的繩縛表演,還有後來跟一些同好或朋友聚會的場合。

總之,只要我以「你好,我是小香」來介紹我自己的時候,就彷彿自己給自己下了一個咒語,每次我都會莫名的身體不舒服。

也因此我其實對於圈內的Bottom感到非常敬佩,尤其是活耀於圈內的各位Bottom。不過我發現小瓜好像也很自在,或是我身邊的許多Bottom友人其實都非常接納(?)身為Bottom的自己,但我也不是不接納(?),總之百思不得其解的我一直對此保持著困惑。直到最近上了關於「症狀」的課程,我才慢慢有個新的思考方向來好奇這件事。

當然,以下的分享僅是我目前對我症狀的一個「暫時的」觀點與揣測,不代表一個什麼百分之百正確的答案。另外,思考症狀的角度可以有很多,譬如生理的、心理的或是靈性的什麼的,只要當事人覺得ok~其實都是可能的。以下我的觀點會是比較偏向「心理」層面的觀點。



小香,是他的「人質」

也許有些人知道,我老公也就是我的S是個非常喜好DID的人,從我跟他交往時甚至在不認識我的時候,他就是一個資深DID人。認識他的時候我19歲,我當時對DID並沒有特別的喜好,我更多的是喜歡他這個人,一個可以跟我是情侶主奴的人。然而隨著相處越來越久,我們的性愛都是DID為主,他喜好綁匪的設定,而我是他的人質;加上我當時的確比較宅,把大多數的心力放在學業,也就沒有再多認識圈內的好友或活動等等。慢慢地,小香(他是這樣稱呼m屬性的我)彷彿真的變成了他的「人質」,一個被主人在心理上豢養的人質,彷若將她養在地牢,足不出戶,時間久了,小香也就真的成為一個不習慣見光的存在。

也就因此,只要小香在有其他人的地方,她就會感到窘迫與不舒服。她不像是寵物,寵物可以在草原跑跑跳跳,奴隸可以幫主人開車送貨做任何主人要做的事(感覺活動力很強),小寶寶可以大鬧家裡玩玩具,學生會去學校上課……但人質只能在家或是地牢裡面,被監禁著,如果踏出家門,彷彿背叛了主人、逃離了牢籠,身體的症狀就像電子腳鐐還是什麼的,強烈地提醒小香不能這麼做。

書寫至此,會覺得其實我跟我的m性非常不熟。小香有點像是在互動中創造出來的我,然而那個曾經也喜愛m活動的我,實際上並沒有太多的實踐經驗,是有點陌生與哀傷的。但我覺得也沒有關係,人森總是會有些取捨XD,現在的女王及人妻生活已經讓我非常滿足了……而且,我寫到這裡突然想起了她的名字,我也相信這個她,也被某個人記得著。


---

是說前幾天我跟老公分享這些,他就突然抱緊我說:「這樣不是很好嗎?妳知道這樣會讓所有男S很興奮嗎~」我立馬白眼他,不過他馬上說:「不要我不要小香,我要老婆啦~」

---

名字乘載了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期待,彷若咒語緊緊跟隨。








------------

喜歡玫瑰女王的文字嗎?

想要請我喝咖啡嗎?

歡迎以贊助表達你實質的支持

讓玫瑰能持續產出有品質的文字

【贊助連結請點我】

注意:填完網頁資訊之後記得匯款,這樣玫瑰才會收到你的心意喔!也歡迎在留言處趁機表白和許願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D/s反思-17:名字,荊棘般的咒語

即使現在我主要在圈內活動的認同是玫瑰,但我其實還是對我自己m的部分感到好奇,譬如,她現在的樣子是什麼?她如何跟女王的我自己合作?她現在的喜好又是什麼?……等等,其實都是讓我感到好奇的部分。然而,讓我至今最好奇與困惑的,應該是「 為什麼過去我以香織的身分在圈內活動的時候,我都感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