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9日 星期五

幻想文:密集書庫奇遇記

有一天我叫我們家的小貓咪寫一篇幻想文。

我喜歡看奴隸們寫文字,尤其是幻想文,因為那可以讓我知道,他們想像中的美好場景是什麼,也許哪一天可以加入調教的項目中;除此之外,也可以訓練他們想像的能力、表達自己慾望的能力,也可以獲得被主人稱讚和開心的回報。因此,要他們書寫性幻想文、說出自己的慾望,是一個我很喜歡做的事情(雖然他們在過程中都會很害羞感覺很羞恥XD 但訓練的意義還是有的)。

以下分享小貓咪第一次書寫的幻想文。

------

密集書庫就是這個東東(引自這裡)



我拿著抄滿索書號的小紙條,在空無一人的密集書庫內徘徊。快要閉館了,我得抓緊時間。再熟悉不過的環境,我常常在書庫深處的倒數第二、三排瀏覽「限館內閱覽」的厚重書籍。

我聽到遠方傳來高跟鞋的聲音,緩慢、優雅的。

「這位讀者,我們已經要閉館囉,妳怎麼還在這裡?」是一位女性的聲音,很溫柔,可以把人融化的那一種。

「抱歉,我……我快好了,唉呀糟糕,我剛剛看到哪裡了?」我緊張的在密密麻麻的文字中,找尋剛剛遺落的段落。

「不如,我幫妳找資料吧。」那位女性,抽走我手上的小紙條,在窄小的書架走道,與我擦身數次。

胸……胸部……碰到了啊啊啊啊!!她站在我身後,胸部緊貼著我的背,在我耳邊戲謔地說:「我找到資料了,噢!嘻嘻。」她環抱我,輕撫我的雙手,我整個人瞬間凝結,無法動彈。

她又親又舔我的後頸,輕咬,我忍不住叫出聲。

「啊!」她的右手立刻摀住我的口鼻,「忍耐。」命令的語氣。

酥酥麻麻。我拋下手中的資料,隨著她的啃咬嗚咽、喘息、擺動身體,我閉上眼,沉浸在這個美妙的片刻中。

啊啊啊啊啊,芋火焚身啦,芋……芋……好想要更多,灼熱的皮膚、硬挺的乳房、濕潤的下體,都在明示、暗示,歡迎她的進入。

「我……我的內褲溼了。」我羞澀小聲地說。

「我們可是正經八百的,在,找資料,怎麼會內褲溼掉呢?」她饒富興味的笑看我,說道。

「明明就,妳一直挑逗我!!!啊啊啊啊!!!」我用又害羞又帶點埋怨的口氣說。

「妳什麼妳,沒禮貌,叫我玫瑰女王。妳看起來好像貓咪喔,小貓咪。」她譴責我。

「玫瑰女王?小貓咪?什麼東西?現在是在演哪齣?」我回過神。

她沒有給我多餘的提問時間,將我轉向她,用舌頭溝通。她一手摸往我的裙底,再把手指戳往我的鼻孔,轉圈。

呃啊啊啊啊啊!!變態,這個叫做玫瑰女王的人,超變態!!!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被我逗樂的「女王」。

「妳知道,被我狩獵捕獲的獵物,會怎麼樣嗎?」她一邊,呃,挖我的鼻孔,一邊問。

「被,我,吃,掉。而且,妳會主動求我,把妳吃掉。」

那個夜晚很漫長,我始終沒有找齊我的資料,但我想,玫瑰女王找到她的「資料」了。

我全身赤裸,紅屁股、紅臉頰、身上都是咬痕、抓痕,疲憊、因為疼痛而微微顫抖,恭順、乖巧的跪在她腳前,慎重親吻她的鞋子。

「玫瑰女王,我是您的小貓咪。」她滿意的摸摸我的頭髮。

那天的我,從防備心很強的野貓,被訓化成家貓,裡裡外外被摸得清清楚楚。我始終不知道,玫瑰女王究竟是專程來「狩獵」的,還是剛好路過,撿回一隻貓咪。

我,呃不,小貓咪,戴著項圈,跪在浴缸外,恭敬的捧著玫瑰色的浴巾,服侍沐浴中的主人。

「小貓咪,在想什麼?」我看著她的臉,傻笑,搖搖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幻想文:密集書庫奇遇記

有一天我叫我們家的小貓咪寫一篇幻想文。 我喜歡看奴隸們寫文字,尤其是幻想文,因為那可以讓我知道,他們想像中的美好場景是什麼,也許哪一天可以加入調教的項目中;除此之外,也可以訓練他們想像的能力、表達自己慾望的能力,也可以獲得被主人稱讚和開心的回報。因此,要他們書寫性幻想文、說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