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2日 星期一

絕對相信

今天我在玩我家(生物學上的真狗)狗的時候,突然意識到小瓜是一隻真真切切被我撿回家收養的流浪狗(有主題曲【流浪狗 The Stray】XD)。而不是一隻剛出生的幼犬,是流浪過好一陣子的小狗。

會思考這件事是因為我偶爾會在想,到底你跟真的狗之間有什麼樣決定性的差別?而你如果是(真的)狗的話,又是一隻什麼樣的狗狗?

後來我才發現是這樣子,你不是一隻對我無條件相信和倚賴著我的幼犬,你不像line上面的小柴犬那樣有著發光的眼神,好像主人所有的「好」都是小柴犬喜歡的那樣;你是一隻曾經長期流浪的,對人的愛與好充滿矛盾感的狗狗。

現在,有時主人給的好(也常出現在各種教育小瓜的情境上),小瓜常常會充滿懷疑與挑釁。像是覺得我的關心對事情沒有幫助、覺得我在害你、總是會對你不好;有時我隨口的一些評論或反應,你也總是傾向解讀成,我在說你不對、我在說你不好;也有時我的開玩笑或是回答,你也會覺得主人在傷害你、在貶低你、看不起你。接著,你可能會生悶氣、會怪罪我,或是拒絕再跟我多說些什麼。也許你在想的是,「跟妳說也沒用,凡事靠自己就好」。畢竟,從你的過去經驗來看,我可能也是會傷害你的其中一個人吧?

這些反應總是使主人生氣,也感到挫折。通常我會想試著用言語跟你溝通我的想法,但常常沒啥用,因為你心中根深蒂固的就是這樣覺得,覺得「主人/媽咪我就是一個壞蛋」。就像之前對「流浪時的你」不好的所有人一樣,會把你丟掉、會利用你、會貶低你和疏忽你的那些人類一樣。

有時,我也會因為氣到快炸了(然後就真的炸掉),這一年應該是我人生中最常生氣暴怒的一年無誤。這當然也沒什麼用,因為我就真正的變成了一個壞蛋,而你的反應也很矛盾,有時你是喜歡的,有時你又是討厭的,但我惟一知道的是,我非常討厭暴怒之後的自己,我討厭高分貝尖叫怒吼的自己、我厭惡會失控想打你的自己,我非常非常討厭那樣的片刻。

有時,如果我狀態好一些,或是我真的氣到一個頂點,我會哭泣。像是前幾天,我氣到哭了幾乎一整個晚上,我為了所有我覺得難過哀傷的事情好好的哭泣一輪(你的任性、我受的委屈、我的無力感、我各種純粹的受傷情緒……)。你有時會買帳,會稍微能體會主人/媽咪的用心,但始終來來回回的,擺盪在一次次的試探與相信我之間。

你不像單純的幼犬,完全相信來自主人的好。而是像一隻曾經孤單流浪且傷痕累累的浪浪,一次次的在試探主人給你的好,是不是真的好。

也許你在想的是,會不會,這餐餵的你很開心,但對這人而言只是路過施捨個雞腿?會不會,給你的擁抱的確很溫暖,但對這人而言只是一種廉價的憐憫?會不會,鬧到一個程度,主人就會受不了我然後離開了……?

對我而言,就像收養一隻真的浪浪一樣,可以說是一輩子的承諾了。不管你用什麼方法試探著我,破壞我們之間大大小小的約定、用爪子抓我讓我生氣、用牙齒咬我讓我惱怒、到角落畫圈圈不理我,為的只是試探我的用心,會不會因為你使壞就不理你。那主人/媽咪會告訴你,在你相信我之前,或是未來你可能再次不相信我也罷,我只能(也只會)用我整個身心靈承接著你。你可愛時我會開心的抱著你,你使壞不可愛時,我會理解和關心你。對,就像你說的「女生都愛記仇」,其他女主是怎樣我是不知道,但對我來說,你對我做的大大小小可愛或不可愛的事,我都會(盡力的)記住他們、感受他們(我也無法控制不去感受)。

只是,我也會因此流血、感染,或是失望、無奈、挫折、膽怯與害怕……我會有我身心上能承接的極限。當然,如果到極限時,我不會因此把你丟掉放生,我會再多想想辦法,使你再多相信我,像是寫這篇文章(比起用說的)應該……應該能更傳遞出我想告訴你的事吧?

文章差不多就到這裡了,我現在只期盼你對此有更多覺察,能發現你常常在這樣子試探主人,下次想要試探或使壞之前可以多想一秒。主人在這樣的過程中,可以說是遍體麟傷(暈),同時我也努力試著理解你做的一切。也許這樣的現況還會一直反反覆覆,直到你真切感受到放鬆,感覺到「我終於不必再試探主人了」的那天。

而所有能支撐下主人的,大概就是你的笑容和成長吧。



最後,我想圈子中所謂的「絕對服從」,在我期盼的關係當中,則是「絕對相信」
也就是你不用再試探我的那天,學習相信主人/媽咪所給的一切都是有我某個道理且出於善意的,若你因為種種理由不願照做,也能提出且好好討論。


「相信」是帶有自覺的慢慢交出自己,是對自己與主人/媽咪有更多的敞開,同時也是帶領彼此一同經驗更多世界的鑰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絕對相信

今天我在玩我家(生物學上的真狗)狗的時候,突然意識到小瓜是一隻真真切切被我撿回家收養的 流浪狗 (有主題曲【流浪狗 The Stray】XD)。而不是一隻剛出生的幼犬,是流浪過好一陣子的小狗。 會思考這件事是因為我偶爾會在想,到底你跟真的狗之間有什麼樣決定性的差別?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