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9日 星期五

完美的缺角杯子-崽崽的糾結告白

本篇文章是難得的小妹妹投稿XD,就是我家腦公S的小m崽崽(兔崽子的崽🤣)也就是小瓜的姐姐,而崽崽稱呼他的主人為大叔。
文中分享的是她這一年來的一些心情所想,就像完美的缺角杯子(?)如果大家有共鳴,也很歡迎回應與支持鼓勵她呦~

___________
〈完美的缺角杯子-崽崽的糾結告白〉

      一周年都過去了,難得想要寫一些什麼,跟大叔遠距離很少見面,最不容易的是幾乎天天都有講到話吧,會有深刻討論的時候,也當然有沒什麼話題硬聊的時候,不管如何我覺得一件事可以堅持這麼久就是不容易的。

      聚少離多加上並非單身,總覺得跟大叔的關係很大一部分是精神依賴在支持著,但強制的壓迫、麻繩的觸感、隱忍的嗚咽總有著致命的吸引,在靈魂深處叫囂渴望著,有時候會想是不是自己單身的話,就可以不必這樣長期處在飢餓裡,靠翻爛的網文及反覆出現的幻想滿足自己,但最終發現這是行不通的,能跟大叔、媽咪、瓜弟自在相處,我的戀人雖然對一切都不知情但功不可沒,如果沒有他,我可能不能快樂的、純粹的做大叔的寵物,就算我是一個不接受主奴情中雜揉戀愛的人,但我想佔有的渴望與哪種關係是無關的,親情、愛情抑或是其他,當佔有的慾望超過界線,都只有悲劇收場。

      在網路上也看過很多人跟我一樣是從小說開始認識這個圈子(跟認識自己的喜好是兩件事),24-7成為一種理想,對一個「好主人」也充滿很多條件式的想像,但真正踏入一段關係,加上自己真正養過一隻狗(生物學定義上的犬科那種),其實就會明白,大家都是平凡的人,都有缺點都會疲累,有人可以承接自己當然很幸福,但更多時候,自己必須對自己負責,有時候會在內心喊著,大叔為什麼不多管束崽崽一點呢,那樣會讓我覺得安心、被擁有,但崽崽其實不會說,或只會開玩笑點到一下,大叔總說崽崽自己的事他不會管,到最近我才有一點點明白也變得釋懷,因為看到瓜弟常常收到媽咪的指令覺得很羨慕,跟大叔提過被問說我是會聽話的嗎,我當然秒答應,結果大叔給的命令是每天都要運動(因為最近看到體重自己很受傷,下定決心減肥),本來覺得是個很平淡的命令,但是後來才知道對於一個會給自己無限藉口的人來說,這樣的承諾真的讓崽崽撐過好多想放棄的時刻(雖然才堅持第四天)。我想把這種毅力跟執行的感覺記住,用到其他方面,很多生活上的問題應該都可以被解決。

       大叔是低調的人,愛人也是,所以好像都沒什麼放閃的機會,但漸漸平靜以後覺得,自己默默的快樂是最大的滿足吧,可是跟別人聊天時如果有人稱讚大叔,會比自己被稱讚更開心,大叔常常跟我提起他跟別人聊天的趣事,好奇大叔跟別人聊天的時候會怎麼提起崽崽呢,真希望自己是個可以讓大叔驕傲的存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絕對相信

今天我在玩我家(生物學上的真狗)狗的時候,突然意識到小瓜是一隻真真切切被我撿回家收養的 流浪狗 (有主題曲【流浪狗 The Stray】XD)。而不是一隻剛出生的幼犬,是流浪過好一陣子的小狗。 會思考這件事是因為我偶爾會在想,到底你跟真的狗之間有什麼樣決定性的差別?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