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4日 星期五

關於締結純主奴的意義

前幾天分享了我們締結純主奴關係、結束了母子關係之後,發現朋友間有一小群人很懂(還看到哭了~~),但有一群人不是很瞭解這個轉變的意義。因此,這篇文章主要是分享和記錄這個轉變對我們來說的意義,也許可以比較瞭解這個轉變對我們關係上的影響。

先從我跟語樂妹妹的一段對話看起好了:

語樂:「我每次搗蛋起來,主人當下會想辦法處理,但事後會低落,我也事後會後悔。但是在搗蛋的過程中又很爽,我也不確定到底是因為我搗蛋後悔,還是因為主人低落覺得做錯事後悔。」
玫瑰:『這個反思真的跟瓜兒很像XD』
語樂:「啊啊啊啊啊還是全世界都這樣~我在搗蛋的過程中,甚至覺得:搗蛋才是我的天性!感覺超級衝突~」
玫瑰:『你跟瓜兒要不要乾脆在一起啦XD~小公主與小王子的故事,互扯頭髮做ending…』
語樂:「我不要跟王子在一起啊(? 我要一個世界(X,比搗蛋我覺得我是不會讓別人扯我頭髮的(?」
玫瑰:『天哪~~妳跟臭瓜好像XDD』
語樂:「與其說要一個世界,不如說要一個可以給我世界的人!可惡,我真的是知道我自己價值偏差然後還是偏差。」
玫瑰:『需要一個可以幫助妳在這個世界有安全感的人吧!因為妳已經有全世界了~
語樂:「啊,好像就是這樣!」
玫瑰:『天哪!根本佳句!』
語樂:「這個人要比世界還大的感覺…」
玫瑰:『不然妳有全世界也是裸體奔跑的那種原始人(?)那個人像是給妳房子和衣服吧?』
語樂:「我才會覺得,他決定選純主奴的關係~很respect(尊敬)。」
玫瑰:『不然妳有全世界也是裸體奔跑的那種原始人~雖然有限制房子的大小,但有安全感。』
語樂:「因為我覺得我太大了,需要框住,不然四散的感覺會怕怕的不舒服www但是框又不能讓我覺得壓力。」

---

對,那個看到哭的就是語樂妹妹XD,大概是有類似經驗吧?所以那天就跟她聊了很多。以下列點描述好了~

1.主人是在全世界裡,能給予自己安全感的存在
瓜兒跟語樂有一些在成長背景上類似的部分,具體的細節我就不說了,但總括來說就是,都有大人能夠輕易的「給予孩子全世界」那種感覺,雖然是孩子,但彷彿是統治宇宙的總統(?)即使遇到困難,大人也總能夠予以排除。雖然對孩子來說,是不錯的成長環境,但零零總總的個人和環境造化什麼的,也許在某個時間點,內心會覺得「世界太大了」、「沒有安全感」,期待有一個人能夠適當的框住他。因此,在過去,我與瓜兒比較像是部份複製他習慣的感覺,甚至是更加的寵溺這個自以為的宇宙級總統XD,他雖然不見得喜歡,但也找不到方法停止調皮下來(如語樂說的第1和第2句)。這次的轉變,也許是吵架的強度夠大,讓他覺得「調皮夠了」便整個人安靜下來,接受「主人」在他生命中所提供的房子~跟過去的媽咪比,或許比較有拘束感、控制感,但也相對有安全感。這對曾經像擁有全世界的他來說,是個不用再感覺迷路、寂寞,而有歸屬感和安全感的存在。

2.為什麼是這一次的吵架?因為吵得很兇、調皮夠了。
老實說這部份我也覺得很神奇,可能的詮釋就是「調皮夠了」吧?至於為什麼調皮夠了會有這樣的轉化,我腦中可以想到的詮釋是Klein關於憂鬱心理位置的描述,詳細可點這裡繼續瞭解,心靈工坊也有很多翻譯書可以參考。幫忙大家畫重點「…憂鬱性焦慮的來源是因為害怕失去所愛的客體。在嬰兒的幻想中,因為自己對客體的施虐性衝動(sadistic impulse,註四)可能傷害了所愛的客體,而會失去後者以及相對應的所愛的內在客體(loved internal object)。這種幻想會帶來罪惡感(guilt),這同時意味著嬰兒開始想像其對所愛的客體具有責任感、同時會害怕其受傷、為其著想…」過於調皮是會讓調皮的人感覺矛盾的,又開心、又怕傷害到我,因此在某個「調皮夠了」的時候,會開始有一種因為罪惡感產生的狀態,在這個理論當中,稱為憂鬱心理位置。當然這只是一種角度的詮釋,我想應該還有很多種觀點可以切入。



圖:臭瓜的停車場露出排精液照(只有精液沒有人XD)


3.一起成長:從公主到主人,從小孩和狗狗到奴隸
當時在取暱稱的時候,我把自己定位在玫瑰「公主」,而不是女王。因為我當時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被稱呼「女王」,更還沒準備好被瓜兒稱呼「主人」。相對於「主人」,因為本身的氣質和職業,其實我比較習慣被當作「媽媽」。當然瓜兒也是還沒完全準備好當一個「奴隸」,頂多是有m的偏好,但完全要進入關係,又是另一種挑戰。在這次的轉變當中,我們一起成長,跨過了在「母子」當中的粉紅泡泡、習慣的位置,願意找到屬於我們的新方向,接受新的挑戰、冒險與更多責任。

4.主導權的轉變,從孩子回到主人身上
就如我上篇文章中寫到的,我認為的MDlb主導權是在孩子身上,而主奴關係是在主人身上。我想這個轉變跟第3點有類似的地方。

5.接受關係是有盡頭的
過去在母子關係中,有發摟我文章的朋友應該有看過我曾寫說:「母子關係是沒有結束的一天」云云。我認為那是非常美好也很浪漫的狀態,但放在真實的世界當中,卻顯得非常不切實際,也因為過於夢幻而太危險。太危險指的是,就像是生命一樣,如果有一天人長生不老(很多動漫都有類似的劇情,通常都是因為某種「詛咒」)長生不老也許一開始很夢幻,但久了,也許會有「不珍惜關係」(反正人來來去去,關係再找就有了)或是「看輕當下的擁有」,之類的反應。我們接受了主奴關係會有可能的盡頭,但也不隨便分開,這使得我們比較珍惜當下,把握能有的時間,一起在主奴的世界中相處與探索。


目前是想到以上5點,其實互有類似的地方,之後如果還有想到其他的再來補充。
至於日常管教與調教的方面當然也有一些改變,例如奶嘴應該會被我們封起來XD,這部分應該是相對好想像一點,我就不在這篇文章中說了。

現在的發文應該是除夕夜吧?也祝大家新年快樂囉!未來一年我們也會持續新增~歡迎各種交流討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D/s反思-11:和解是目標而非必然

其實我是一個有「心理潔癖」的人。 對於爭執、衝突等等的摩擦,我會希望都有一個彼此說開的結局。然而用膝蓋想也知道,活在這個世上哪有什麼事情都能說開?所以,我也是一個鑽牛角尖和容易記恨的人。有一陣子,我不覺得這樣不好,我還會覺得:「你們這些忘記的人,才是不知道從經驗中學習和改變的人!...